九星村(上海市閔行區七寶鎮下轄村)

九星村是上海市閔行區七寶鎮下轄村,是閃爍在上海西南板塊的璀璨之星,隸閔行區七寶鎮,東臨上海漕河涇高新技術開發區,北靠上海虹橋交通樞紐,上海城市外環穿村而過,南北緊連顧戴路、漕寶路兩個匝道出入口,上海市軌道交通9號線星中路站和即將建設通車的12號線虹莘路站以及幾十條四通八達的公交線路方便便捷,區位優越。

經濟

除了富裕之外,「九星模式」有着更深一層的含義,「九星所代表的村民股權改制,在上海市郊今後的新農村建設中,將是一個重要的方向。」上海市農委負責人這樣評價九星。

「我對新農村的理解是『三有』:人人有工作,人人有保障,人人有股份。

2005年底,九星完成了對其20%資產的股份制改革試點,原牛頭浜管理區股改完成後成立了九星物流公司,全體村民3757人變成股民,成為資本市場的主人。

九星此次股改採用「現進現出」的方法,對資產按現行價格評估,再由大家出錢認購,得來的錢再分給老百姓。改制的資產中並不包括公益性資產,而僅限定在經營性資產的範圍。公益性資產約佔村級集體經濟組織中40%的份額,如路、橋樑、衛生室、幼兒園等,這部分資產用於保障村民福利,一部分用以服務經濟發展。

進入上海西南市郊結合部的閔行區九星村,彷彿進入了一個店鋪的海洋,在它的1600畝土地上,豎立着華東最大的綜合批發市場,也是全國最大的村辦綜合批發市場。這個村的3757名村民,人均年分配收入3.5萬元。在人人有工作、人人有保障之外,還實現了人人有股份,從村民變成股民。「有了股份,農民才有長期的實惠。實際上,按勞分配與按股分紅兩種分配方式同時存在於我們的企業內,再加上養老金、醫療保險金以及失業保險金的保障,九星的村民可說是’三保險’。」九星村黨委書記吳恩福說道。醫療保險、養老金、股份、分紅。這些曾經專屬城市的名詞「飛入村莊農戶家」,農民過上了很多城裡人都眼紅的「富貴」生活。縱觀這些福利驚人的村鎮,不難發現:它們通常地處東南沿海經濟較發達地區,並不完全依託農業致富,而村子「當家人」的眼界和魄力也是它們得以「跨越式發展」的重要原因。

獲得榮譽

戴着「中國十大名村」、「華東最大市場村」等眾多桂冠,在全國十大傑出「村官」的駕馭下,九星村12年間已培育出500多位千萬富翁,演繹着新農村運動中上海版「村強民富」的時代樣板。

2006年九星村被譽為上海第一村,「中國市場第一村」。  2014年,入選中國9大土豪村。

2017年12月,榮獲2017名村影響力排行榜300佳。

社會

社會保障

2009年,九星村農方收益6.41億元,凈利潤2.47億,上繳稅收2.23億,全村經濟總量和利稅連續13年刷新歷史記錄,自2003年起,連續6年蟬聯上海市統計局經濟實力百強村第一名,位居中國經濟十強村第五名,中國名村影響力第四名。2008年該村為已經遷居城鎮的643個農戶每人發放物業補貼1200元,提高25%。

物業補貼只是村民幸福生活的一個側面,除此之外,該村先後投資修建23條總長20多公里的道路,建造8座橋樑,50多座標準化公廁;全村700多名60歲以上老人,每人每月發放養老金448元;村民子女上大學、讀碩士,每人每年分別補貼5000元與8000元;2007年實行集體資產切塊改制,平均每個村民量化兌現1.8萬元……

九星村有3座「善事堂」,村裡人在這裡辦喜事是免費的。

「2008年,還要增加3個部分的福利。」為830位老人漲退休養老金,從448元漲至548元;如果村民不使用村裡提供的場所舉辦婚喪喜事儀式,將可以得到2000元補貼;着手為市場內招收的臨時工繳納「三金」,為所有勞動者提供最大限度的保障。

九星村的市場變成上海市區最具現代化程度的物流中心。九星村已經達到了「村強民富」的理想狀態。

村辦市場

九星村縱橫交錯的道路兩旁,是鱗次櫛比的商鋪和住宅。臨街的門店前,停靠着各色汽車,有轎車、也有許多小卡車,更有蹬着三輪車四處搬運貨物的工人忙碌地穿梭;而車子的牌照顯示它們來自全國各地:冀、晉、蒙、遼、吉、黑、滬、蘇、豫……看到這些,會使人感覺置身一個全國大市場。

九星通過興辦大型綜合性商品批發交易市場成就了今天。10年間,九星從一個全村勞動力年均收入不足3000元的貧困村莊一躍而成為上海市356個億元村之首。到目前為止,更是培育出500多位千萬富翁,湧現出4000多位創業老闆。一個時代的人物

社會治安

十多年來,九星村始終堅持以商業文明引領市場提升,以精神文化促使市場發展。市場遍布產品質量監督檢驗、市場質量管理、消費者投訴調解管理、綜合治理、消防安全、環境衛生管理、計劃生育工作、工會工作等十多張覆蓋市場的管理網絡;郵局、銀行先後進駐市場;物業管理、水電維修跟蹤服務到位,200人左右的安保隊伍24小時巡邏;先後組建了兩支村級專職消防隊,2輛消防車和20多名消防員24小時戰備執勤;200多人的專職保潔隊伍及時清掃市場路面。建造的2200多平方米的文化教育活動中心,滿足了廣大村民和市場經商務工人員的文化需求,市場環境平安穩定有序。

歷史沿革

「上海第一村」九星村「掌門人」——吳恩福。

1952年出生的吳恩福是土生土長的九星人,是個快意恩仇的爽快人,臉上總掛着憨厚的笑容。在九星村辦市場揚名上海灘之後,各種榮譽接踵而至,九星村民的生活也日新月異。但吳恩福每提及自己的身份,言必稱「我是農民的兒子」。

1966年,吳恩福初中畢業便回家務農,種田、養豬、種棉花、搞副業,他都干過。有一陣子,搞糧棉高產的試驗,吳恩福種的11畝棉花地畝產皮棉213斤(當時平均一般畝產難超100斤),成為鄉里掛紅花的模範,還前往各個村交流經驗。

1994年,干過5年生產隊副隊長、5年生產隊長、10年工業大隊長的吳恩福臨危受命,掌舵九星。

1994年,九星村勞動力收入全年不足3000元,村子所辦的幾個聯營廠都經營困難,村子欠債1780萬元,而村子的集體總資產不過2100萬元,負債率高達84.8%。

土地是農村人賴以生存的「命根子」。九星曾擁有4500多畝土地,但隨着上海外環線建設以及房地產開發,九星村先後失去2/3的土地,只剩下1600畝土地。如何利用好這珍貴的1600畝土地,成為全村村民致富脫貧的重要出路。

「九星村辦農業,行不通!」吳恩福首先否定了這個出路,「產出低,一畝田地年收入不過千元,九星人均三分地,只能糊口,談何致富。況且,發達的交通已經拉近了農村與城市的距離,處於上海郊區並且業已部分城市化的九星,勞動力成本上升,同全國千千萬萬勞動力價格低廉的農村相比,九星發展農業已經毫無優勢可言。」

「搞工業?當時全國眾多農村選擇工業化、搞鄉鎮企業的路子,但鄉鎮企業也有先天不足,九星也面臨辦工業帶來的風險,既缺少資金投入,也無專業人才。」

而當時的國情是,實力雄厚的國有企業尚且發展困頓,多以為國企做配件生產的村辦企業的發展更是前景不甚明朗。

「搞房地產開發?看似有大筆資金進帳,但實質是『賣地』,是對未來資源的一種擠占,如果把收入分攤到未來幾十年中去,所得不過是極少的年租金而已。而失去土地的農民生計將無以依託。」看多了「失地即失業」的吳恩福拒絕重蹈其它村的覆轍。

「九星商行」是九星推出的第一個村屬商業市場。當時的政策並不允許村級辦市場。上級領導部門給了九星足夠多創新的空間,在九星所屬的七寶鎮工商所向閔行區工商所作了彙報后,上級部門給出「試一試」的結論,由此,九星頂住壓力開始了村辦市場的探索。

1998年8月至11月短短的3個月時間,九星村辦起了五金、食品、南北乾貨、膠合板、農副產品五大批發市場。九星村建成了佔地面積106萬平方米、建築面積60萬平方米、營業用房1萬多間、分設22個專業區域的上海規模最大的市場,吸引了全國各地5400多戶商家、18000餘名經商務工人員,被譽為華東地區最大的市場村和申城市場的航母。

隨着村級經濟的跨越式發展,九星村(市場)先後被評為中國十大名村、中國特色村、中國十佳小康村、中國經濟十強村第五名、中國名村影響力第四名、中國市場第一村等,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狀、全國創建文明村工作先進村、全國民主法治示範村、全國文明誠信市場、AAAA級全國名牌市場、改革開放30年·著名品牌市場、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示範點、上海市示範市場等諸多殊榮。

上世紀90年代的上海,經濟發力,城市大發展、大建設催生了房地產熱潮,帶動建築行業的火爆。正因為九星起步時趕上上海對建築裝潢材料的巨大需求,九星才得以藉助構建建築裝潢材料市場起步。

如果不是上海房地產開發業的火爆,是不是就沒有如今的九星?

從前九星是遠郊區,手中的土地沒人看得上;同時,1600畝的土地足夠建市場,因為市場不是只有零星的土地就可以建起來的。隨着上海城市化的推進,九星成為近郊而後是城郊,這個時候再想拿這塊土地就要付出高昂的拆遷費,這也是九星市場得以保留的重要原因。

九星的成功還在於那套「種磚頭」理論,其核心是「滾動發展模式」,九星10年裡建造了60多萬平方米的市場,由小到大,這期間,沒有一分欠債。在建倉房沒有錢付工程款時,採取的辦法是給工程隊免半年或者一年的租金,以商招商,而後再回收。以後的改造思路也是從低端到高端,不求一步到位。

另外,九星介入市場的時機非常微妙,正是在上世紀90年代後期,在改革開放程度較高的時期,九星進入市場,得到政策的扶持,在用地性質合法的前提下,走出村辦市場的路子。

在這種「天時、地利、人和」的大環境下,九星摸索出了一條「村辦市場」的新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