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非物質文化遺產、福建省閩南地區傳統音樂)

南音是流行於閩南地區、台灣、南洋群島華僑居住地區的一種傳統音樂,南音也稱“弦管”“泉州南音”“南曲”“南樂”“南管”,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樂種之一。

南音是兩漢、晉唐和兩宋等朝代一批批入閩的中原移民,把中原音樂文化帶入泉州,與當地民間音樂相結合,形成了具有中原古樂遺韻的文化表現形式。南音大約形成於宋,發展在明清時期。南音在長期發展中,形成了完整的演奏演唱形式體系,即右琵琶、三弦,左洞簫、二弦,執拍板者居中而歌,其音樂主由大譜、散曲、指套(俗稱指、譜、曲)三大類組成,是中國古代音樂體系比較豐富、完整的一個大樂種,被稱為音樂文化的“活化石”,口傳心授而保留至今。

2006年南音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代表曲目有《八駿馬》《梅花操》《趁賞花燈》《心肝撥碎》《共君斷約》《三千兩金》《西出陽關》《鳳打梨》等。

歷史發展

南音與唐代及唐以前的音樂有一定關係,南音的《子夜歌》《清平樂》《後庭花》等與唐以前同名曲牌,《三台令》《梁州曲》《甘州曲》等與唐代大麴同名曲牌。宋代,隨着宗室南移,把音樂文化帶進了泉州。

明代成型,形成完整的演唱體系,即右琵琶、三弦,左洞簫、二弦,執拍板者居中而歌。清代,南音曲目以描寫男女愛情(多為閨怨)和歷史故事的題材為主,其中代表性曲目《一司公》《賭博歌》《伶俐姿娘》等,閩南一帶曲館林立,出現了鹿港五大南音管閣、南音班社、雅尚軒等。

清代南音進入大發展時期,南音出現了一段創作高峰期,誕生了大量南音作品,閩南一帶南音曲館林立,許多文人從歷史典故和當時社會風情中獲得靈感整理、編撰眾多與指譜相關的書籍和創作了大量針砭時弊、頌揚愛情的曲目,備受時人追捧,當時,閩南地區出現了眾多的南音曲館,知名的有泉州的靈裳閣、迴風閣及昇平奏,廈門的安同閣、金華閣、集源唐等。尤其是在康熙年間,隨着閩南移民在台灣定居發展,逐漸發展出五大南音館閣,這些曲館共同呈現出“千家羅琦管弦鳴”的盛況,悠悠絲弦聲唱的既是那個遠去的盛唐,還有當時社會的人間悲喜。

1937年,成立了南樂研究會,抗日戰爭時期,還創作了不少抗日題材作品,如《炮中火》《活捉漢奸黃順》等。新中國成立以後,南音受到了地方政府和文化主管部門重視,成立泉州南音研究社,收集整理南音資料,開辦南音培訓班,舉辦南音演唱活動。1950年至1960年,先後成立了廈門市南樂研究會、漳州南樂研究會、泉州南音樂團,期間創作了不少曲目,還湧現了一批出名演員,“文革”時期,南音專業團被解散,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泉州、廈門南音班社恢復活動。

特徵與分類

演唱形式

南音是一種自娛自樂清曲演唱的傳統音樂,在演奏演唱形式上,是漢相和歌的“絲竹更相和,執節者歌”的寶貴遺制,其譜式採用“乂工六思一”五個漢字符號對應五音,旁附節拍和琵琶彈奏法符號,其琵琶用撥子,是橫抱姿勢,洞簫十目九節,室內演奏時以右琵琶、三弦,左洞簫、二弦,執拍板者居中而歌,室外演奏時以左琵琶、三弦,右洞簫、二弦執拍板者居中而歌,以標準泉州方言古語演唱,先吹奏指套,后唱散曲。演唱時講究咬字吐詞,歸韻收音。南曲曲調優美,節奏徐緩,古樸幽雅,委婉深情。一人唱完把拍板恭敬地遞給第二人,逐首接連地唱下去,最後是奏大譜結束。其中演員要坐“交椅”,保持端莊的狀態以區別其它俚俗音樂。

伴奏樂器

南音主要樂器為琵琶、洞簫、三弦、二弦,統稱“上四管”,手拿拍板居中演唱,演唱右手邊是琵琶、三弦,左手是洞簫和二弦。還有噯仔(小嗩吶)以及“下四管”打擊樂器,包括雙鈴、響盞、四寶、小叫,這些通常是在整場演出的第一個節目“噯仔指”中同時出現。

詞曲特徵

詞曲內容:多為各個歷史時期各個層次的古漢語積澱,例如話本,宋元明戲劇,涉及岳飛、劉禹錫等名人故事

詞曲咬字:韻母比普通話多49個

音樂體系

泉州南音由“大譜”“散曲”和“指套”三大部分組成。

代表曲目

泉州南音由“大譜”“散曲”和“指套”三大部分組成。“指套”,亦稱“套曲”,每套套曲由兩首至七首散曲組成,以音樂的“管門”和“滾門”歸類編成套,共50大套,主要有《自來生長》《一紙相思》《趁賞花燈》《心肝撥碎》《為君出》5套。“大譜”每套包括三支至十多支曲牌,共16大套。內容多為描述四季景色、花鳥昆蟲或駿馬奔馳等情景,著名的有“四”(《四時景》)、“梅”(《梅花操》)、“走”(《八駿馬》)、“歸”《百鳥歸巢》)4套。“散曲”,內容大致可分為抒情、寫景、敘事三類,內容主要取材於唐傳奇、話本和宋元及明代戲劇人物故事,其中《山險峻》《出漢關》《共君斷約》《因送哥嫂》《西廂記》《孟姜女》等曲目廣為流傳。

價值與影響

南音現存三千餘首曲譜中,清唱曲佔90%,內容主要涉及歷代故事,風俗民情等,具有很強的教化勸導作用。其中還保留了許多唐、五代著名的詩詞作品,如李白《憶秦娥·簫聲咽》、劉禹錫《陋室銘》、牛希濟《生查子·新月曲如眉》、李煜《浪淘沙·簾外雨潺潺》。另有許多宋元南戲早已遺失的劇目,如《王煥》中的名曲“杯酒勸君”等,也保留在南音中,這些曲目是中國古代音樂文學史的寶貴遺存。

南音至少有800多年歷史,有深厚的群眾基礎,還具有陶冶情操、自娛自樂的文化表現形式,與閩南人的生活密切相關,閩南人聚居之地幾乎都有民間南音社團,還流播到菲律賓、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緬甸、越南等國家,為海外華人與家鄉建立起了情感紐帶,將南音傳播至海外,為海外華人吸收中國文化傳統作出了不小貢獻,對增進民族認同感也起到了積極作用。

創作與傳播

新中國成立以後,南音受到了地方政府和文化主管部門重視,石井裡巷、鄉間碼頭、自娛自樂,十分活躍。新成立的“泉州南音研究社”,收集整理南音資料,開辦南音培訓班,舉辦南音演唱活動。1953年,泉州各級文化機構組織成立班社和研究小組,該組織創作了《封建制度無合理》《海防前線建築工人》《紅軍過草原》《築路光榮》等南音曲目,1956年,福建省組織的南音代表隊參加了“全國第一屆民間音樂、舞蹈會演”,其中由紀經畝編曲《北國風光》《迎龍小唱》,參加了中南海懷仁堂的彙報演出。

1978年,香港東方唱片公司到漳州錄製了《一心虧伊》等,1981年,南音弦友們與香港體育會南樂組、菲律賓南樂崇德社切磋交流,1983年,廈門市南樂團應邀赴香港演出,1985年,福建南音團應邀赴菲律賓參加“菲華國風郎君社”活動,1985年,福建的“中國南音藝術團”赴東京參加“亞洲民族藝術節”。1984年,“中國南音學會”在泉州成立,來自全國的著名學者、作曲者、演唱者參加了成立大會和“南音研討會”。1989年,泉州市開始將南音作為鄉土教材、特色課程引入中小學校,而後逐步推廣開來。從2003年開始,泉州師院招收南音本科生,后建泉州南音學院,並獲設碩士點。

2023年,南音曲目《百鳥歸巢》登上春晚。《百鳥歸巢》寓意着無數海外遊子歸家的心情,通過奏唱古譜“工〤譜”、融入梨園戲表演的方式活化表現南音這一古樂。

傳承與保護

流傳現狀

由於大部分南音詞曲為閨怨類男女故事、歷史故事,並且以閩南語奏唱,導致目前南音聽者難以了解詞曲背後深厚的內涵、演唱演奏者逐漸出現只關注技巧、音色而忽視傳達內涵的現象。

傳承人物

保護措施

二十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相關部門聯合將南音藝術推進中小學音樂課堂,開創了民族民間音樂進課堂的先例。

2006年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09年9月30日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府間組織大會上通過,把南音正式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中。

2011年5月23日,中國國務院批准文化部確定的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公布澳門南音說唱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

民間傳承組織

民間出現了很多南音復興傳承組織,例如:泉州文旅局旗下的潤物無聲、泉州市級南音傳承人蔡雅藝成立的南音雅藝、HOULIVE旗下的心水南音、漳浦南音傳習所、漳浦縣女子南音社等。這類民間傳承組織舉辦了眾多創意活動,希望能夠將古老南音與現代潮流結合,讓南音復興。例如:「雙清·樂游」非遺行走計劃、心水南音專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