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園(《紅樓夢》中的建築物)

大觀園是《紅樓夢》中賈府為元春省親而修建的別墅,元春題其園之總名曰「大觀園」,正殿匾額雲「顧恩思義」。元春省親后,元春命寶玉和諸釵入園居住。

大觀園是寄託了作者人生理想和社會理想的清凈女兒之境,寶玉和金陵十二釵的女兒國,太虛幻境的凡世化身,天地間至情至性、至美至聖的所在,凝結了小說的女兒尊貴、青春叛逆、正邪兩賦、詩意生活、理想新世界、青春兒女真情及情之悲劇等思想旨意。

人文精神

大觀園是與寧國府、榮國府鼎足並立的情之堡壘,象徵正邪兩賦派的精神家園。大觀園外圍的正邪兩賦有情人,如賈母、寶琴、劉姥姥、賈芸、賈薔、北靜王、秦鍾、紅樓五俠等,他們與大觀園同樣心有靈犀一點通,他們的心性易地則同。大觀園是他們心中共同的聖地。

大觀園是為元春省親而興建的。在小說敘事體系內,它已具備了一半皇家園林血統,又成為元春命運的晴雨表,無形中關乎賈府家族命運。是以起造大觀園必須在長房寧國府原有的會芳園基址上加以擴建,園中又有一座象徵賈府祖脈的大主山。

盛衰消長

大觀園的興衰史可劃分為五個季節:

試才題對額、元春省親、黛玉葬花、寶玉挨打,好比萬物復甦欣欣向榮的春天(16—36回);

海棠詩社、攜蝗大嚼、艷雪紅梅、元宵夜宴,好比萬物瘋長熱火朝天全盛喜慶的夏天(37—54回);

探春理家、芳官正傳,好比陰陽角逐相持不下的長夏(55—63回);

怡紅夜宴是大觀園盛極而衰的轉折點,緊接著二尤悲劇、桃花詩社、抄檢大觀園、晴雯之死,好比風瀟瀟肅殺之秋(64—80回);

賈家抄家(曹雪芹原固定的結局,後面皆為後人所做)、黛玉之死、姐妹飄零、月夜感幽魂、符水驅妖孽、妙玉被劫,則是雪漫漫美夢幻滅的嚴冬了(81—112回)。

情治實踐

大觀園政治的實踐家是稻香老農李紈。李紈是大觀園實際的執政者,她的情治政治代表了大觀園新政理想。在她治理下,姐妹們在一起自由呼吸,純任天真,大觀園成為一座情治的王國。

以詩社為例。評詩尚情,「雖不善作,卻善看,又最公道」;作詩任情,如蘆雪亭聯詩,允許鳳姐這個從來不作詩的「俗人」先起首句,擬好正經社日後,又留出自由發揮的空間,「這其間你們有高興的,只管另擇日子補開」;罰約重情,如罰寶玉去求一枝妙玉櫳翠庵的紅梅花,「這罰的又雅又有趣」;庶政才能,海棠詩社在李紈主持下一度興旺發達,探春理家離不開李紈壓陣,賈母喪禮期間,鳳姐應付不來,鴛鴦氣色不好,李紈暗自調停協助,文中且寫到「那些素服李紈的人」,可見李紈之德能頗受人敬重。

修身為本

《紅樓夢》對儒家的「修身」政治學並無異議,但在修身的內涵上自創一派。大觀園情治升華了修身的內涵,踐行修情、修真、修美,德在其中不期而然。如此則不僅天下太平可立致,且每個人的個性和創造性也可得到充分施展,從而實現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和諧、進步、發展,達到安居樂業、民富國強。

修情,即以人為本,體恤民情,培養愛的能力,護念人間真情,突顯人文關懷,構建幸福社會。例如:寶玉自己燙了手,卻只管問玉釧兒疼不疼;劉姥姥遊園,賈母、鳳姐、鴛鴦、平兒對她關懷備至;鳳姐體貼姑娘們大冬天進出怕冷,就在園內另設廚房;寶釵關切民間疾苦,儘力為勞動者爭取利益。

修真,即尊重個性,涵養真性情,激發創造力,構建自由社會。大觀園居民自由暢快,天真活潑,盡情展現真我風采。例如:湘雲烤鹿肉、行令划拳、醉眠芍藥茵,掙脫禮教,真趣盎然;菊花詩會上,黛玉釣魚,寶釵掐花,迎春穿花,個性自由,無拘無束。

修美,即美化心靈,美化生活,美化環境,提高文明素質,繁榮文藝創作,構建美麗社會。金陵十二釵身上集中了情義、愛心、清凈、聰俊等人性美,歌舞戲曲、詩詞文章、琴棋書畫等才藝樣樣精通,飲食、服飾、茶道、民俗、娛樂等生活內容豐富多彩。大觀園本就是生態園林藝術瑰寶,美景如畫,宜居宜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