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今天明天(1999年趙本山等在央視春晚表演的小品)

《昨天今天明天》是由張惠中導演,何慶魁編劇,趙本山、宋丹丹、崔永元表演的小品,於1999年2月15日在《1999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出。

該小品講述了黑土和白雲兩位老人參加央視欄目《實話實說》,回憶幾十年生活中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的故事。該小品還運用了語言變異、押韻、仿詞、結構隱喻等多種藝術手法,使小品充滿喜劇效果。

《昨天今天明天》是趙本山宋丹丹「白雲黑土」系列小品的開始。此外,該作品獲得了1999年中央電視台「我最喜愛的春節晚會優秀節目」評選小品類一等獎。

劇情簡介

在《實話實說》的春節特別節目上,白雲和黑土作為嘉賓上場,談論話題「昨天,今天,明天」。

兩人與主持人從字面意思上的「昨天,今天,明天」談到深層次一點的「過去、現在和將來」。談話中講到了黑土為了追求白雲大媽,還經常暗送「秋波」。白雲年輕時為了給黑土送件毛衣,就從生產隊的羊身上薅羊毛,後來被生產隊批鬥,還被定了個「薅社會主義羊毛」的罪名。還說到主持人崔永元深受黑土白雲村裡人的喜愛,被村裡人說一笑像哭似的。在談話中可以感受到改革開放富起來之後,農村農民生活日趨改善。

角色介紹

作品鑒賞

語言

小品《昨天今天明天》運用了押韻、語言變異。為了使韻腳協調統一,言語表達符合韻律的需要;將句子結構進行調整 ,如在「誰見了我都樂意瞅」中將賓語「我 」放到動詞前 。運用變異手法,給觀眾以陌生感和新鮮感,讓話語表達煥發奇異的色彩,創造出滑稽幽默的喜劇效果。

人物形象

在傳統文化中,農民因為沒有話語能力(即主動表述能力)而淪為被表述的對象,因此農民形象大多被表現為:小人、愚笨、蠻幹、木訥等。但是小品《昨天今天明天》就在1999年春晚樹立了一個正面的「本山」農民形象。

首先,這裡的「本山」大叔有了主動的話語權。客觀因素製造了話語權機會:小品的基本形式採用的是中央電視台一個深受觀眾喜愛的節目《實話實說》。小品的創作主題(即講述人生故事)也為「本山」大叔爭得了話語權,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親身經歷的人生故事。主觀方面把握了話語權機會:小品中的白雲和黑土對國際國內時事的褒獎、對國內外醜聞的鞭策,不僅體現了媒體節目的信息與時效特點,而且也迎合了民族主流意識形態,還用打油詩、順口溜的形式彰顯了說話者的話語能力。

其次,「本山」大叔具有與時俱進的新面貌。主要表現在對流行影視娛樂信息的熟悉,如小品中提到了多位影視明星如葛尤、趙忠祥、倪萍等;白雲和黑土還提及了許多流行現象,如明星出書熱、群眾追星熱(「心中偶像」「夢中情人」)、學外語熱等,就連黑土對白雲的道歉也仿擬了流行歌曲《濤聲依舊》;還有白雲大媽也有想要美容、鑲假牙、旅遊等時尚的消遣,這些都反映了新時代的農民隨著生活條件的改善,思想、智慧、批評能力也隨之加強。

最後,「本山」大叔始終還是一位樸實的農民。先看衣著:黑土從頭到腳,裡外全新,讓我們看到了現今農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可以為一些場合購置新的服飾;但是一身正式的服裝卻配著一雙白色的運動鞋,讓我們感覺有點搭配錯位、刺眼、搞笑。但不可否認,正是這種不協調且略帶土氣的造型襯托出東北農民的純樸和自然,顯得真實而親切。再看動作:跟許多其他趙本山參演的節目一樣,黑土大叔在發言后也有一個摔倒的動作。這個動作使觀眾看到了一位農民大叔在中央電視台,在眾目睽睽下發言時的緊張、喜悅、激動的心情,雖滑稽可笑,但也可愛之至。還看語言,小品的末了,每位嘉賓只剩一句話時,黑土大叔問崔永元,「來前兒的火車票誰給報了?」趙本山本人都認為這是「農民的智慧,無論他如何跟你談過去與未來,但心裡最惦記的那點事,就是火車票。」也表明農村人也想和城裡人一樣,出趟公差做個節目,需報銷路費,而不是自掏腰包。

修辭手法

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運用了許多修辭手法:比喻、仿詞、雙關、飛白、擬人。除此之外還用了結構隱喻,例如:崔永元想了解白雲和黑土年輕時談戀愛是誰先表達愛意, 用了一個「追」字,其實這個字的本義是追逐、追趕,由后及上的一個過程,這個概念和愛情本來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但是從相似性的角度來看,「追」和「談戀愛」都是事物發展的過程,「追」 的許多概念可以映射到「談戀愛」之中,兩個概念由此建立了聯繫,可以用理解「追」的方式來理解「談戀愛」,所以這句話背後的結構隱喻是「愛情是追逐」。正因為兩個概念之間存在相似性而產生了系統的映射,人們現在已習慣了用「追」來形容愛情發展的過程,這種隱喻形象貼切,體現了現代青年男女之間勇於表達、敢於追求、無畏失敗的愛情觀。而白雲和黑土相逢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東北農村,那時還是一個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青年男女之間表達愛意都是隱秘的、青澀的、傳統的、不喜張揚的,如小品中提到的幫忙割草、朗誦詩歌、送筆、暗送秋波等。崔永元在直播的節目當中,把一對農村老夫婦看成現代青年男女,問他們半個世紀前是誰先追的誰,在產生時空交錯感的同時也令人捧腹不已。

主題

《昨天今天明天》是「白雲黑土」系列的開山之作。除了新搭檔宋丹丹之外,這也是趙本山第一次在小品中安插當紅的央視主持人。小品借央視當時最火的節目——崔永元的《實話實說》做故事場景,將一對農民夫婦般上熒屏,以他們的生活為參照,對比當時國際上正爆發的海灣戰爭等國際事件,歌頌我國百姓安居樂業「風景這邊獨好」的和諧景象。這部小品之中,白雲要寫書等情節,也為後來的白雲黑土系列小品打下了故事伏筆。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在1999年春晚之前,趙本山的小品一直走的是農村溫情路線,從《牛大叔提干》開始,趙本山想提高自己作品的層次,希望打造一個屬於他的精品節目,能在娛樂、講故事、諷刺的基礎上更加高級。於是,1998年底,距離春晚還有兩個月,趙本山的老搭檔導演張惠中、編劇何慶魁和趙本山就開始著手準備春晚作品。因為那一年是改革開放二十周年,大家創作積極性很高。但忙乎了二十天多天卻沒有弄出一個像樣的春晚小品的好點子、好劇本,大家都很著急。後來,張導說:「小崔擅長訪談,你們何不做一個訪談類節目?」這句話觸動了何慶魁。於是,何慶魁、趙本山和張惠中立即來到宋丹丹家開始小品創作,這也是宋丹丹和何慶魁第一次認識。

創作過程

討論時,導演張慧中出了個點子,讓趙本山、跟宋丹丹、崔永元,三個人搞一個訪談式結構的小品。讓編劇何慶魁得豁然開朗。有了點子后,何慶魁的靈感來按都按不住,馬上回到春晚劇組。顧不上睡覺,他閉著眼仔細回憶大夥半夜裡討論的點子。一會兒,他立即動筆,一字一句認真寫小品台詞。大概早上9點鐘左右,何慶魁的劇本就完成了。劇本好了后。宋丹丹便和趙本山、崔永元開始排練小品。大家排練時非常快樂,常常是廢寢忘食。

幕後花絮

小品《昨天今天明天》是趙本山和宋丹丹在春晚的首次合作。

春晚前在劇場試演《昨天今天明天》時,演到一半,因為趙本山的一句「豬腰子臉」,宋丹丹和崔永元徹底綳不住了。當時小崔笑得嘩嘩流眼淚,後來台下觀眾都不笑了,台上他們仨還在那兒笑。

重要演出

演出圖冊

榮譽與影響

衍生作品

《昨天今天明天》(一、二、三)是由中央電視台出品的《快樂驛站》中的Flash動畫,改編自1999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同名小品。

獲得榮譽

作品評價

在《昨天今天明天》中,比喻隨處可見。例如,趙本山把薅完毛的羊比喻成葛優的頭,雖說有點損人,但是用大家熟知的公眾人物作喻體,具體形象,易於使人感知,也就更增強了喜劇效果。該小品還多次用到押韻這一修辭手法。例如 :九八九八不得了,糧食大豐收,洪水被趕跑……縱觀世界風雲,風景這邊更好。又如 :改革春風吹滿地,中國人民真爭氣 ;齊心合力跨世紀,一場大水沒咋地。這些語句使趙本山的作品韻味詼諧,像音樂一樣優美流暢。(來源:《青年與社會》)

首次合作的趙本山、宋丹丹,神形兼備,相得益彰,把一對憨厚樸實、熱愛生活的農村老夫妻演得出神入化,入木三分。崔永元「實話實說」的風格依舊,平淡中出神奇,穩健里生智慧。三人的表演形成的對比錯落有致。(來源:《浙江日報》)

作品爭議

2005年8月,於景勝向法院起訴何慶魁,稱2004年春節晚會上的小品《賣拐》是何慶魁剽竅自己於1993年創作的小品,還稱何慶魁的小品《賣車》《昨天、今天與明天》《心病》及電視劇《劉老根》《馬大帥》《聖水湖畔》等作品都是剽竊他的。但隨後,於景勝以何慶魁在10天之內失去兒子、妻子,不忍雪上加霜為由撤訴。

2006年4月,於景勝以同樣理由再次將何慶魁告上法庭。案件審理時,於景勝申請對關鍵證據《賣拐》手稿的形成時間進行鑒定,但卻未在法院指定期間內提供鑒定材料,后以經濟原因申請撤訴被准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