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祥(中共叛徒、原重慶城中心區委書記)

李文祥(1922年-1951年),重慶市巴縣人,曾任中共重慶市城區委書記,后加入軍統。

人物簡介

李文祥,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重慶市城區委書記;1948年4月,被叛徒劉國定出賣被捕,徐遠舉親自審訊,幾次嚴刑逼供,他挺過了第一關。

關押白公館期間,得到難友陳然的鼓勵,堅持了8個月,但他沒經受住感情因素的誘降,當又被提審,讓他與妻子見最後一面時,他的防線垮了,選擇了叛變求生之路,出賣了大批同志,並參加軍統工作,被授予上尉軍銜。

1950年,被我公安機關逮捕。據他的叛變哲學:「苦了這麼多年,眼看要勝利了,自己卻看不到勝利,那太慘了!而二處要我選擇的又是這樣尖銳的兩條路,不是參加特務的工作,就是槍斃。我只有從自己來打算了」,其叛徒嘴臉暴露無遺。

1951年2月,重慶市人民法庭判處其死刑,執行槍決。

人物生平

李文祥,原名李太儒,又名李楚康,1922年出生,四川省(今屬重慶市)巴縣長生鄉人。他在巴縣中學讀初中時,積極投身抗日救亡運動,於1939年秋加入中國共產黨,初中畢業后即成為職業革命者。

1941年9月至1944年1月,他擔任中共江北縣委書記,先後以重慶大華公司見習生、合作事業管理局會計、迎龍鄉小學教師等社會職業為掩護,從事黨的地下工作。1946年至1947年9月,他改任中共巴縣特支委員,社會職業是巴縣長生鄉民興中學訓育主任。

1947年10月,他調任中共重慶城區委書記,以業餘戲劇工作者為掩護,開展黨的秘密活動。由於一時沒有找到固定的社會職業,他與妻子熊詠暉在百子巷中共南(川)涪(陵)工委委員劉渝明(原巴縣特支書記)家住了一段時間,後來才搬到上清寺茶社樓上。李文祥是劉國定直接領導的區委書記,他於4月11日到百子巷劉渝明家裡時,得知了劉國定被捕的消息,雙方約定22日上午再次碰頭。李文祥十分清楚劉國定知道自己的住處。按照黨的地下工作原則,他應該立即轉移外地,至少也應該換個住的地方,可是不知為什麼,他既沒有及時轉移,又沒有按時到劉渝明家中赴約,以至於1948年4月22日晚上,被叛徒李忠良帶領的特務輕而易舉地逮捕。

李文祥被捕入獄后,最初尚能堅守黨的秘密,但是到了1948年底卻向敵人乞降叛變,不但出賣了16名中共地下黨員,還參加了軍統特務組織,成為又一名十惡不赦的無恥叛徒。

1948年12月22日,坐牢整整八個月的中共重慶城區委書記李文祥在獄中叛變了!這使得9月下旬以後,本已鬆緩下來的特務搜捕破壞行動驟然緊張起來。

李文祥的叛變過程與其他叛徒有所不同,1948年4月22日晚,他與妻子熊詠暉因劉國定的出賣被特務逮捕后,在酷刑逼供和叛徒劉國定的勸降中,他經受了考驗,堅守了黨的秘密,特務無奈,只好將他囚禁於白公館監獄。可是,隨着囚禁時間的推移和對關押在渣滓洞的妻子熊詠暉的思念,他的意志逐漸動搖了。當特務用計將李文祥押到渣滓洞與妻子見面時,他表現的非常脆弱,妻子卻很堅強,鼓勵他堅定鬥爭的信念。李文祥回到白公館的牢房后,不僅沒有聽進妻子的鼓勵,思想反而崩潰了,竟然當著同牢難友陳然的面悲傷地哭了起來,說什麼「入黨十年,當書記負責地下工作,苦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盼到革命要勝利了,但自己被捕人獄,還連累老婆一起被關。現實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公平?……不談情況,不交代,說不定哪一天就會被拉出去給殺了!要是交代了組織情況就成了革命的叛徒……為什麼對我這樣殘酷呀!」

對於李文祥思想上的消沉、動搖、悲傷,同牢房的陳然十分擔心,雖然多次與其談心進行教育幫助,但卻未能奏效。特務則發現了李文祥的變化,掌握了他的弱點,定期讓他與妻子會面,在12月中旬的一次會面前,特務威脅說:「有什麼要說的話都說完,這是你和你太太最後一次見面了。」會面后,李文祥感到了死亡的恐懼,他絕望地在牢房中自言自語:「他們要殺我了,真的要殺我了!」並表示他要去自首。陳然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憤怒地說:「你要是去自首,我就跳樓自殺!」想以自己的生命來制止李文祥的叛變行為。這時,李文祥已不可救藥,竟厚顏無恥地為自己狡辯:「幾個叛徒不會影響中國革命的勝利。」隨後,他利用放風之機,溜進特務辦公室要求「交代問題」。

當徐遠舉得到手下特務關於李文祥要「交代問題」的報告后,大喜過望,他立即親自與李文祥談話。被李文祥出賣的有:何柏梁、李溫如、李光普、張金聲(李思源)、鬍子湘、周永林、陳為賢、曾詠曦、程謙謀、曹學惠、周立翔、王為民、劉志俊、杜文博、宋廉嗣、「老伍」等十六人。後來,徐遠舉又軟硬兼施地進一步把李文祥拉入特務的隊伍,授予其上尉軍銜。

根據李文祥的口供,徐遠舉立即組織特務,並以李文祥為眼線進行大搜捕,又導致了數名共產黨員被捕。其中,何柏梁、程謙謀、「老伍」等三名同志,在1949年11月27日英勇犧牲於渣滓洞的大屠殺之中——這原本是應該避免的犧牲,因為在李文祥被捕后,他們得到消息后都已迅速轉移,可是風聲一過,他們見特務沒有對自己實施抓捕行動,便認為李文祥沒有出賣他們,自己已經安全了,便又回到原來的單位或住處。由於他們沒有進行徹底的轉移,最終付出了鮮血和生命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