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鶴濱(曾任核工業部安全防護衛生局局長)

王鶴濱,男,1924年4月5日出生,曾任核工業部安全防護衛生局局長,研究員、蘇聯醫學副博士(同博士待遇),中國核學會榮譽理事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神劍文學藝術學會副主席兼秘書長。

1949年8月至1953年10月底,曾任毛澤東主席醫生、秘書。出版多部著作,書畫作品多次參展並獲獎。

人物經歷

早年經歷

1932年開始就學。

1938年的7月14歲以第一名的成績高小畢業,同時受時代大潮的影響,參加抗日工作。

工作經歷

1939年在安新縣抗日政府工作,在秘書室做書記員。

1941年於晉察冀軍區白求恩醫校學習。

194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3年赴延安中國醫科大學學習,被評模範學生。

1945年入醫大附屬醫院為眼科醫生,同年被調入軍委衛生部,兼做中央門診部眼科醫生。北平解放后,任香山門診部支部書記,業務副主任。

1949年8月因工作需要調入中南海,做毛澤東主席的保健醫生和生活秘書。

1953年經過毛澤東同意,楊尚昆派他赴蘇聯攻讀研究生,后成一代名醫,平生為人十分儉樸,低調,樂於助人。

2008年任毛體書法研究協會的名譽主席。

個人作品

王鶴濱主要作品

2010年3月份出版的《毛澤東的飲食與保健之生活飲食篇》

《毛澤東的飲食與保健之生活保健篇》

入紅牆 守護偉人健康

1924年4月5日,王鶴濱出生在河北白洋淀安新縣的劉李庄鎮北馮村。七七事變后,14歲的王鶴濱以第一名的成績高小畢業,同時受時代大潮的影響,參加抗日工作。

1941年,深愛醫術的王鶴濱於晉察冀軍區白求恩醫校學習,第二年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后赴延安中國醫科大學學習。1945年入醫大附屬醫院為眼科醫生,同年被調入軍委衛生部,兼做中央門診部眼科醫生。北平解放后,任香山門診部支部書記、業務副主任。

憶起初見主席的畫面,王鶴濱眼中閃出敬仰的光芒:「我第一次見到毛澤東是在1946年的初夏,那時我還在軍委衛生部工作,當時我接到的任務是為毛主席檢查眼睛。我和衛生部的副部長傅連暲一起趕往毛主席的住地王家坪。我們到的時候,毛主席正伏案辦公,當時主席並不認識我,傅連暲走到毛主席身前說這是王醫生,今天來要給您檢查一下眼睛。毛主席同意了檢查,檢查結果,主席有些輕微近視。我問主席用不用配眼鏡時,主席和藹地回答說,看東西不礙事,就不要配眼鏡了。」

1949年8月下旬,開國大典即將來臨,全國各族人民歡欣鼓舞,各界人士的代表雲集北京,毛主席已經搬進中南海居住。王鶴濱因工作需要調入了中南海,展開了他人生最傳奇精彩的畫卷:「那天,中央辦公廳行政處的負責人羅道讓找到我,鄭重地對我說,上級決定派我到中南海去做毛主席的保健醫生。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一下子有些膽怯起來,毛主席的健康是全國人民的財富,做毛主席的保健醫生是一項巨大的任務,首先要考慮的是我自己能否有這樣的水平來承擔。羅道讓對我說,在毛主席身邊是個極好的學習機會,只要踏踏實實、兢兢業業地工作,就一定會把這個重大的任務完成好的。」

王鶴濱剛進中南海的時候,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醫療保健機構尚未建全,醫務人員也沒有配備齊全,王鶴濱不但要負擔毛主席的保健工作,還要兼管劉少奇、周恩來、朱德、任弼時保健醫生的職務,同時還要為機關工作人員看病。

在為這幾位黨的領袖服務的過程中,王鶴濱留下了許多有意思而難忘的記憶:「第一次給朱德注射胰島素,是在他的辦公室,朱德正在批閱文件,看見我拿著注射器進來,就說,你是哪個?我不打針……這時,朱德夫人康克清走進辦公室,說這是新來的王醫生,技術蠻好的,打針不痛,朱德聽了就不再多問,把右臂的衣袖卷了起來,也不說什麼,又低頭看他的文件了。我做完了注射,針頭已經拔出一陣子了,朱德還沒有放下衣袖,眼睛依然盯著案上的文件,嘴裡還問道打完了嗎?我說打完了,朱德說果然不痛。」再後來熟悉了,王鶴濱漸漸感到朱德待人的溫厚。

書記之一的劉少奇,給王鶴濱的印象是神色和藹,但很少說話。王鶴濱和他接觸過幾次,卻沒有說過幾句話。然而有一事,卻對他的一生都產生了重大影響,那是1950年,中央辦公廳行政處處長伍雲甫調離中南海,去任中國人民救濟總署的秘書長:「當時我們為伍雲甫餞行。席間在座的人都很高興,我本來不會喝酒的,也乘興喝了一小盅白酒。這時,劉少奇的衛士長石國瑞突然來了,說劉少奇有些不舒服,請我趕快去看一下。我到了少奇同志的身邊以後,一直低著頭,也不敢多說話,怕酒氣從口中出來,我想縱然一直低著頭,劉少奇大概還是會看出我喝了酒的神態,帶著酒氣出診,是很不應該的。雖說劉少奇沒有批評我,但從那以後,我在中南海工作期間,再也沒喝過一口白酒。」

王鶴濱第一次為周恩來看病,是剛進中南海不久。「周總理經常流少量鼻血,他也沒有更有效的辦法,就用鹽水棉棒擦洗的方法,來減輕這種折磨。經過檢查,我發現周恩來鼻中膈左側的黏膜上,有麥粒大小的淺表性潰瘍面。我把檢查到的情況,向周恩來、傅連璋、金茂岳講了,周恩來問如何治療呢,我說可以用硝酸銀輕輕地腐蝕一下,以促進潰瘍面的癒合。周恩來聽后,帶著微笑表態說那好啊,就試試看吧,可金茂岳當即表示反對,傅連璋沒有表態。這等於是把治療方法否定了。」許多年後,王鶴濱回想此事時說:「如果那時我就達到後來具備的業務水平,一劑中藥便可以把這點小病治好,就不會提出讓兩位醫學前輩擔心的方法了,也可免除周恩來總理一生受此小病拖累了。」

其他任職

先後擔任過公安部九局檢驗主任、核工業部安防衛生局局長、蘇州醫學院常務副院長等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