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增墓(國家級風景區)

范增墓,又名亞父冢,位於徐州市彭城路乾隆行宮后的土山上。范增(前277-前204),居鄛(今安徽省巢湖市)人,參加了倒秦的項梁起義,後為項羽謀士,被尊為「亞父」。《史記·項羽本紀》記載:「項王乃疑范增與漢有私,稍奪之權。范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為之。願賜骸骨歸卒伍。」項王許之。行未至彭城,疽發背而死。」

文化活動

軼事典故

項羽聽讒言,多疑忌,中了劉邦的離間計,范增在未到彭城的路上病死。據傳西楚軍人非常敬重亞父,將他葬在戲馬台附近的土山。

藝文作品

歷史記載

《魏書·卷五十三》:「世祖至彭城,登亞父冢以望城內,遣送蒯應至小市門宣世祖詔,」

《北史·卷三十三》:「帝明旦復登亞父冢,遣孝伯至小市門,駿亦使其長史張暢對。」

《水經注·卷二十五》:「(泗水)又經亞父冢東。《皇覽》曰:亞父家在廬江縣郭東居巢亭中。有亞父井,吏民親事,皆祭亞父於居巢廳上。后更造祠於郭東,至今祠之。按《漢書。項羽傳》,歷陽人范增,未至彭城而發疽死,不言之居巢。今彭城南,有項羽涼馬台,台之西南山麓上,即其冢也。增爾慕范蠡之舉,而自絕於斯,可謂褊矣。推考書事,墓近於此也。」

《蘇軾集·卷三十七》:「(徐州)三方皆積水,無所取土,取於州之南亞父冢之東。」

《竹庄詩話·卷十六》:「彭門,今徐州也。南通垓下,北連豐沛,有范增墓。」

《研北雜誌》:「范增墓,在徐州城南台頭寺。天歷初,有盜識寶氣於冢中,發得古銅劍。」

《元詩紀事·卷三十一》:「風月堂雜識:范增墓,一名亞父冢,在徐州城南一里許。元季有賈胡盜發其冢,深四十尺許,得寶劍。虞邵庵諸公皆有詩悼之,朱本初一首云云。」

《江南通志·卷四十》:「楚將范增墓,在府城南里許,一名亞父塜;漢丞相王陵母墓,在府城西南二里,楚項羽取陵母置軍中,招陵母伏劍死,因葬此。」

《讀史方輿紀要·卷二十九》:「或曰即亞夫冢也。《寰宇記》:范增墓在州城南,宋元嘉二十二年,魏主燾南侵至彭城,登亞夫山,以望城內。則高冢戍當置於此。」

相關詩歌

范增墓(宋·陳薦)

藏名羞立虎狼朝,乘鶴東依項籍豪。憤失壯圖撞玉斗,不知天命與金刀。

還家落日埋英氣,回首浮雲委舊勞。百步西連陵母冢,峨峨先識泰山高。

彭城雜詠呈廉公亮僉事其一(元·薩都剌)

亞父冢前春草齊,楚王城上夕陽低。黃鶯不解興亡事,飛過海棠枝上啼。

十月一日聞徐州復(元·成廷圭)

黃河不解洗彭城,空使群凶起鬥爭。一載始通南國貢,三山猶駐朔方兵。

寄奴故里人何在,亞父荒陵土欲平。卻憶朱陳好村落,幾時煙雨看春耕。

范增墓(徐州城外)(明·鄧雲霄)

玉斗鴻門似雪飛,老臣骸骨竟東歸。龍文已識隨真主,劍舞何須動殺機。

成敗當年渾大夢,江山終古對斜輝。休嗟荒墓多樵牧,曾見人耕漢帝畿。

范增墓(為盜所發)(明·張以寧)

鴻門已失秦天下,千載彭城恨滿襟。亭長空驚撞白璧,中郎還解摸黃金。

乾坤不庇英雄骨,霜露誰為怵愓心。獨有彷徉塵垢外,谷城飛去白雲深。

徐州十二詠其四亞父冢(明·胡儼)

題註:元時冢有光氣盜發冢得寶劍城南一里

三尺青銅盜豈知,只因虹貫草萋萋。鴻門玉斗空如雪,拂袖歸來路已迷。

亞父冢(明·程敏政)

廢冢曾經盜發頻,白頭空作楚謀臣。填胸一怒緣何事,嬴得漁樵冷笑人。

盼盼(明·瞿佑)

亞父冢前秋草合,虞姬墳上暮雲愁。如何一片彭城月,只照張家燕子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