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延年(陳獨秀長子、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

陳延年(1898年-1927年),又名陳遐延,安徽省安慶市人,系陳獨秀長子、革命烈士,中國共產黨早期政治活動家和五四運動領導人之一。

陳延年出身書香世家,早年即讀書頗多,后在父親影響下轉修法文,成績優異;1917年考入上海震旦大學學習,深受無政府主義思潮影響。兩年後,陳延年經由華法教育會赴法留學,其間在早期共產黨人趙世炎等爭取下轉而接受馬克思主義思想;1922年6月,與趙世炎、周恩來等一道在法創建旅歐共產主義組織——中國少年共產黨,出任宣傳部長一職(后改任執委);同年秋加入法國共產黨,成為中國共產黨旅歐總支部負責人之一。

1923年,陳延年受命赴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學習,其間曾任中國共產黨旅莫支部幹事(一說「支委」);翌年歸國,先期任社會主義青年團中央特派員,主持團粵區執委政組工作;而後又改任中國共產黨廣東區委書記,領導當地不斷發展壯大黨組織的同時,還與中國工人運動領袖鄧中夏等領導發起了載入世界工運史的省港大罷工。1927年4月,陳延年被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選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和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並受命出任中國共產黨江浙區委書記;同年上海爆發「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改任中共江蘇省委書記的陳延年繼續積极參与領導黨的工作,直至1927年6月底被國民黨軍警逮捕后殺害,年僅29歲,無嗣。

陳延年犧牲當年,中共中央刊發《悼趙世炎、陳延年及其他死於國民黨劊子手的同志》一文指出「陳延年、趙世炎二同志之死,是中國革命最大的損失之一,中國無產階級從此失去了兩個勇敢有力的領袖,中國共產黨從此失去了兩個忠實而努力的戰士!」高度肯定褒揚了陳延年的革命貢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陳延年於1954年被正式批准授予「革命烈士」稱號;2009年,陳延年與李大釗、何叔衡等一道入選「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名錄。2013年,以陳延年和陳喬年的名字命名的道路「延喬路」正式獲批。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1898年,陳延年出生在安徽安慶一個世代書香和封建禮教甚嚴的家庭,曾祖父陳章旭曾系候選知縣,但終生未能入仕;祖父陳衍中系清末優廩貢生,常年以教書為生;叔祖父陳昔凡(衍庶)系清末恩科舉人,官至分省補用道;父親陳獨秀系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和五四運動領導人之一;作為家中長子的陳延年,自幼即隨父母生活在叔祖父陳昔凡身邊,自幼接受了較好的啟蒙教育。

陳延年6歲前後,便已進入私塾讀書,後轉入新學學習,相繼就讀於安慶尚志小學和全皖中學(今安慶一中);此間利用閑暇時間,涉獵了大量的經史典籍。1908年前後,安慶曾爆發兩次反清革命,給幼年時的陳延年留下了深刻印象;后在安慶讀書期間,他又結識了本是革命黨人的和尚月霞,陳延年遂由此萌發了向革命黨人學習的念頭。

1913年3月,宋教仁遇刺案發,國民黨隨即發動討伐袁世凱的「二次革命」,時任安徽軍政府都督府秘書長的陳獨秀輔佐柏文蔚參與討袁。「二次革命」失敗后,袁世凱遂派倪嗣沖接管安徽,攻入安慶城緝拿陳昔凡、陳獨秀;此間正值陳昔凡逝世治喪,陳獨秀屆已聞訊逃往上海避難(後轉往日本),繼而倪嗣沖又下令緝捕陳延年和陳喬年;其時幸得有人提前報信,陳延年、陳喬年兄弟二人才最終得以脫逃,潛至鄉下族人家中暫避。這一時期,受到愛國志士討伐袁世凱的英勇事迹感召,以及親自體味到反動軍閥黑暗統治的陳延年,重返校園后便漸次萌發了改造社會的志向。

中國求學

1914年,陳延年中斷在安慶的學習,轉往法國天主教堂設立的北京法文高等學堂讀書,開始在父親的影響下修習法文;翌年6月,陳獨秀自日本歸國,寓居上海創辦《青年》雜誌后的第二年,陳延年偕同其弟陳喬年復又來到上海,轉入法國巡捕房附設的法語補習班學習,其間還曾因成績優異一度贏得「法文極佳」的稱譽;1917年,陳延年成功考入上海震旦大學攻讀法科。上海求學時期,陳延年目睹了官僚政客和資產階級的奢侈與底層人民的貧困生活境遇后,在當年無政府主義學說頗為流行的時代大背景下,遂躊躇滿志地決心要投身改變這一社會現狀,在此期間又結識了回國不久出任《中華新報》主筆的無政府主義者吳稚輝。后在吳稚輝的介紹和影響下,陳延年又結識了李石曾、黃凌霜和鄭佩剛等一批無政府主義者;在他們的共同影響下,陳延年兄弟二人開始參與無政府主義團體活動並閱讀了《實社自由錄》《民生叢刊》等無政府主義相關刊物。1919年1月,陳延年在上海與黃凌霜等無政府主義者共同發起組建進化社,並創辦《進化》雜誌宣傳無政府主義,但該雜誌僅出版三期便被政府查禁。同年,「五四」運動爆發后,許多新文化運動者都齊聚上海,創辦了《建設日報》,影響較大,后陳延年、陳喬年及李章達在《建設日報》社協助工作,從事新文化宣傳。

法國留學

辛亥革命爆發后,軍閥四起,國內局勢動蕩不安。陳延年和弟弟陳喬年為了繼續追求革命真理,決定赴法勤工儉學。兩人經擔任華法教育會負責人的吳稚輝介紹,於1919年12月赴法勤工儉學,翌年2月抵達巴黎,進入巴黎大學附設的阿里雍斯學校學習。陳延年在巴黎廣泛接觸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方方面面,了解了資本主義的弊病。同時,他觀察到在法留學生中的無政府主義者大多才疏學淺,毫無鬥爭經驗,由此逐漸萌發出對無政府主義的消極不悅情緒。且留法期間爆發的三次學生運動,直接推動了陳延年拋棄無政府主義,接受馬克思主義思想。

1921年1月,華法教育會突然宣布和勤工儉學學生脫離經濟關係,並且還私吞國內募捐給勤工儉學生的錢款,使學生陷入困境。1921年2月28日,400餘名學生集結起來,在巴黎中國駐法使館前請願示威,卻遭到法國警察的驅逐。這次運動史稱「二二八」求學運動。陳延年和陳喬年雖然沒有直接參加這次請願,但「二二八」求學運動的失敗給他們以深刻的教訓。覺得勤工儉學生中的幾支革命力量應該有消除隔閡、團結起來的必要。不久,趙世炎、李立三等發起成立勤工儉學會,陳延年、陳喬年都報名參加了這個學會。該會的宗旨是共同研究問題,共同革命。

1921年7月,在法勤工儉學生和在法華工為維護國家主權,舉行「拒款」運動,反對北洋政府向法國借款打內戰。在他們的不懈反對之下,法國政府暫停借款,但這也侵犯了法國資產階級的利益。華法教育會與法國政府聯合整治學生。一方面,設下種種門檻限制勤工儉學生在里昂中法大學學習的資格;另一方面,吳稚輝從國內招來官僚、地主出身的學生,進入以勤工儉學名義募資創辦的里昂中法大學讀書,徹底剝奪了勤工儉學生的入學權。1921年9月,為了奪回在里昂中法大學讀書的機會,勤工儉學生匯聚巴黎示威遊行,但125名先發隊被華法教育會誣衊為「極端分子」,遭到逮捕並被押送回國。經此事件,曾倡導留法勤工儉學運動的華法教育會與在法勤工儉學生徹底對立。陳延年、陳喬年也與吳稚輝、李石曾等人徹底決裂。他們團結了一批不滿吳稚暉等無政府主義者的學生,在巴黎創辦了工余社,並於1922年1月15日創辦該社的機關刊物《工余》,由陳延年主編。此時的他雖然還是個無政府主義者,但思想已向馬克思主義靠攏。同年3月,李鶴齡刺殺中國駐法公使陳籙一事發生,陳延年才認識到無政府主義的理想化與空想性。隨後,陳延年在其主編的《工余》雜誌,發表主張進行暴力行動的文章。

1922年4月,趙世炎通過《工余》雜誌上刊登的文章,發現陳延年思想的轉變,決定積極爭取和團結他。在趙世炎、陳公培及勤工儉學學會成員的爭取和幫助下,陳延年、陳喬年閱讀了法國共產黨印刷的《共產黨宣言》《空想社會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等馬克思主義著作,政治信仰發生了根本轉變。他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加入了共產主義青年團,並於6月18日參加了由中國赴法勤工儉學學生組織的「中國少年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這標誌着陳延年、陳喬年徹底完成了由無政府主義向馬克思主義的轉變。

在大會上,陳延年被選為執委和宣傳部長,並與趙世炎一起編印《少年》雜誌。《少年》理論性和戰鬥力兼具,發表的《一個無政府黨人和一個共產黨人的談話》等文章,對無政府主義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進而促進了馬克思主義在勤工儉學學生和華工中的傳播,許多先進分子都接受了共產主義。同年10月,陳延年經法國共產黨員阮愛國(胡志明)介紹,加入法國共產黨。次年3月,中國共產黨組織送陳延年、趙世炎等12人到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4月28日,陳延年轉為中國共產黨員。在學習期間,陳延年一邊鑽研馬克思主義理論、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蘇俄革命經驗等社會主義知識和革命理論,一邊密切關注國內形勢的發展,積极參加黨團活動。由於陳延年和趙世炎等人的到來,東方大學的中共旅莫支部的骨幹力量得到了加強。不久,趙世炎任中國共產黨旅莫支部委員,陳延年任支部幹事,負責組織工作。

回國任職

組織工作

1924年1月,孫中山在廣州召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接受了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綱領,實現了國共合作。形成合作后,國內形勢發生較大變化,廣東成為革命的中心,需要大批人才工作。因此,同年夏末,陳延年、陳喬年等人聽從黨中央的命令回國工作,接受新的任務,陳延年則被派往廣東任社會主義青年團中央駐粵特派員。到達廣州后,陳延年深入當地的工人團體,參加工人會議,為工農群眾運動的蓬勃發展做出了貢獻。10月初,他任團中央特派員,到廣州參加10月5日召開的團粵區代表會議,主持團粵區委的改組工作。11月,隨着黨工作的需要,陳延年又擔任區委秘書兼組織部長;1925年2月,陳延年又被任命為中共廣東區委書記。  

在此時期,國共兩黨的合作把中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運動推向高潮。廣東是當時全國革命的中心和根據地,廣東區委的決策和工作影響全國大局。因此,陳延年極為重視加強黨的建設,健全區委領導機構,並要求區委主要領導人親自參加廣州重要支部的會議,還派人到外縣的黨組織巡視,具體指導當地黨的組織建設工作;同時,他還大力發展組織,建立和健全下屬機構。1925年初,陳延年參與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籌辦工人班的工作,但講習所辦班面臨缺乏優質教材的突出問題。他深知莫斯科東方大學革命教育之完善,因此致函旅莫支部,請求「第三國際黨綱及政策」「職工運動」「唯物史觀」等教材。1926年以後,在陳延年的帶領下,廣東區委逐漸建立了每周定期的黨課制度,開辦學習班、訓練班、黨校等,組織黨員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和黨的基礎知識。隨着革命形勢的發展,到1927年3月,廣東黨組織已擁有9000多名黨員,是當時全國黨員人數最多、組織機構最健全,具有高度凝聚力和戰鬥力的地方黨組織之一。

1926年2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特別會議,號召要在北伐必經之地湖南、湖北河南等地加緊發動農民,配合北伐進軍。陳延年出席會議后回到廣州,抓緊時間準備北伐工作。他和省港罷工委員會動員和組織了3000多名罷工工人,為北伐軍擔任運輸、宜傳、衛生等工作,同時發動西江各地數萬農民協助北伐軍運送各種物資,組織鐵路交通隊幫助運送軍隊,發動粵北各地群眾為北伐軍送茶送飯、組織擔架隊、擔任嚮導。北伐軍出師后,陳延年留在廣東,繼續領導兩廣地區的革命工作,支援北伐戰爭。

重視武裝力量

陳延年到廣東工作后,在領導工農革命群眾運動的實踐中,逐步認識到革命人民自己掌握武裝對反抗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重要性,因而重視黨對軍事工作的領導,與周恩來等一起,積極從事革命武裝力量建設。他將大批共產黨員、青年團員和革命青年送往黃埔軍校學習,為後續的革命培養了人才。陳延年十分關注軍隊的政治思想工作,經校長同意,從第四期起設立政治科。並且他還多次召開黃埔黨團成員會議,了解軍校情況。在陳延年和周恩來的領導下,黃埔軍校的黨團員,在歷次鬥爭中,發揮了勇敢作戰、不怕輛性的精神,成為國民革命軍中的骨幹力量,對統一廣東革命根據地和進行北伐戰爭,以及與帝國主義、國民黨右派鬥爭等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

1924年11月,他協助周恩來建立了「建國海陸軍大元帥府鐵甲車隊」。其主要任務是在粵漢、廣九鐵路上快速機動,防止軍閥、土匪騷擾,保衛廣東革命政府。鐵甲車隊在名義上雖然隸屬大元帥府,但中共廣東區委則採取了多種變通形式對其進行了實際指揮。既不影響國共合作統一戰線,又保證了共產黨對這支武裝力量的領導權。次年,陳延年和周恩來與汪精衛、蔣介石和李濟深等商議后,在肇慶建立了以鐵甲車隊為骨幹的國民革命軍第四軍第十二師三十四團,整訓后改稱第四軍獨立團,因該團以共產黨員葉挺為團長,故又稱「葉挺獨立團」。葉挺獨立團為中國共產黨後續成立獨立軍隊提供了大量人才,如林彪、周士第、陳毅、聶鶴亭、蕭克等人。到南昌起義時,該團已發展成為六個團,編為第十一軍。

領導工農運動

1925年5月30日,上海發生了「五卅」慘案。次日,消息傳到廣州。31日當晚,廣東區委召開了廣州市黨團員大會,陳延年通報了「五卅」慘案,隨後表示需要開展群眾運動,聲援此次慘案。6月2日,廣州各界群眾在廣東大學廣場舉行集會,陳延年和區委的領導人鄧中夏、羅覺、阮嘯仙等參加了大會。大會聲討了「五卅」慘案中帝國主義的罪行,決定組織「工農兵學商大同盟」,領導全省人民的反帝鬥爭;還通過組織演講隊,進行抵制英、日貨等活動。為了進一步促進全省工農群眾運動的高漲,用實際行動援助上海工人階級。六月初,陳延年召開了區委會議,決定立即發動香港工人和廣州洋務工人舉行大罷工。會後,他派鄧中夏和馮菊坡等人前往香港和沙面,發動工人罷工,團區委也派出藍裕業、陳志文等赴香港,協助組織發動青年工人和學生進行罷工、罷課鬥爭。

為了爭取廣東革命政府的力量,陳延年等人還與國民黨左派領袖廖仲愷協商,得到了經濟支援和政治支持。於是,陳延年和鄧中夏等研究決定以中華全國總工會的名義,號召罷工。6月15日,廣東區委發表了《告廣東人民書》,指出帝國主義的殘酷剝削,引起了中國工人的不屈反抗,希望各界人民和上海工人要團結一致,參加反帝鬥爭。在廣東區委和中華全國總工會的號召下,6月19日,省港大罷工正式爆發。不到半個月,參加罷工的人數已達二十五萬人,其中有十多萬人陸續回到了廣州;廣州沙面洋務工人也和香港工人一起舉行了罷工,紛紛撤出沙面。省港大罷工共堅持了16個月,於1926年10月勝利結束。此次運動嚴重打擊了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勢力,推動了廣東工農群眾運動的發展,進而有力推動了革命形勢發展。

反對右傾

在國共合作中,陳延年堅持共產黨的獨立性,堅持無產階級領導權,認真執行對國民黨左派團結,對右派鬥爭的方針。在1926年1月國民黨「二大」召開前夕,處於國民黨極端右派的孫文主義學會分子,在軍閥魏邦平的指使下,陰謀在大會上進行搗亂,還計劃在會前舉行示威遊行。為及時遏制苗頭,陳延年及時召開會議,動員團區委、省港大罷工委員會及全市黨團員,在「二大」開幕之時,發動全市各界人民舉行示威遊行,並隆重閱兵,使國民黨「二大」順利召開。

大會召開前,陳延年、周恩來等商定了「打擊右派,孤立中派,擴大左派」的方針,計劃在國民黨「二大」會議中徹底制裁和打擊右派。但遭到陳獨秀的反對,右派開始獨大。到了3月,新右派蔣介石策劃了「中山艦事件」,向共產黨突然襲擊。事件發生后,陳延年組織召開廣東區委緊急會議,和周恩來一樣都支持毛澤東反擊蔣介石的主張。負責應對此事件的蘇聯布勃諾夫使團認為應該將國共關係繼續維持下去,儘快使廣州回復到事變前的狀態,決定對蔣介石採取讓步措施。4月中旬,陳延年將有關中山艦事件的詳細報告發送給中共中央,中共中央這才對該事件前因後果和蔣介石製造中山艦事件的真實目的有了比較清晰的認識,中央提出儘力團結國民黨左派以對抗孤立蔣介石等3點對策。但是,這些意見遭到鮑羅廷拒絕。時隔一月,蔣介石又在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拋出了旨在排斥共產黨、分裂國共合作的「整理黨務案」。當時參加會議的共產黨人以及陳延年和廣東區委都極力反對,但張國燾迫使共產黨人接受。

1927年,國民黨先後發動「四一二」和「七一五」反革命政變。陳獨秀採取妥協退讓政策,陳延年堅決反對。「四一二」政變發生后,陳延年前往上海和李立三、周恩來等召開緊急會議,並簽署了《致黨中央意見書》,建議討伐蔣介石,同時批評陳獨秀的右傾機會主義錯誤。

壯烈犧牲

1927年3月,陳延年當選廣東區代表,離開廣州前往武漢,出席中國共產黨五大。到達武漢后又后受黨中央派遣,前往上海一帶,就任江浙區委書記。途中上海發生「四一二」反革命政變,陳延年就留在上海應對局勢。他雖未能出席黨的五大,仍被大會選為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候補委員。

1927年6月26日當天,陳延年被任命為江蘇省委書記。下午,由於一名交通員叛變,會場遭敵人包圍。當拿着槍支的軍警衝進屋子時,陳延年已經來不及躲避,旋即拿起桌椅板凳,與軍警搏鬥,並示意一起開會的其他同志撤離。組織部長郭伯和見狀也不顧危險,協助陳延年抗擊敵人;其他同志迅速從屋頂撤離。陳延年、郭伯和等終因寡不敵眾而被捕。

陳延年被捕時,因衣着樸素、皮膚粗黑而未被識破,中國共產黨組織得悉陳延年等被捕后,隨即組織營救。他們了解到陳延年等在敵人面前並沒有暴露身份,便指示濟難會中的黨員,通過關係疏通敵辦案人員,用錢財將陳延年贖出。但陳延年的早年好友、上海亞東圖書館的經理汪孟鄒得知陳延年被捕的消息,十分心急,找胡適幫忙。胡適又托他的朋友、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吳稚暉幫忙。可此時的吳稚暉已成為國民黨右派核心人物,十分憎恨陳延年。他接到胡適的信后,連忙通知上海警備司令楊虎,催促他立即殺了陳延年。

由於叛徒的告密,陳延年的身份暴露,幾番引誘也沒有得到口供,敵人只能對陳延年施以重刑。雖然被打得體無完膚,幾次昏死過去,但他仍隻字不吐。敵人無計可施,只得下令將陳延年秘密處決。6月29日深夜,敵人藉著夜幕,把陳延年秘密押赴刑場,以亂刀將陳延年砍死,時年29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陳延年於1954年被正式批准授予「革命烈士」稱號。2009年,陳延年與李大釗、何叔衡等一道入選「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名錄。

主辦刊物

參考資料:

人物評價

1927年10月24日,中國共產黨機關報《布爾塞維克》刊發《悼趙世炎、陳延年及其他死於國民黨劊子手的同志》一文,緬懷他們的革命事迹稱:「趙世炎、陳延年二同志之死,是中國革命最大的損失之一。中國無產階級從此失去了二個勇敢而有力的領袖,中國共產黨從此失去了二個忠實而努力的戰士」,同時也籍此高度肯定了陳延年的一生。

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要締造者和領導人毛澤東品評陳延年其人時指出:「在中國,本來各種人才都很缺乏,特別是共產黨黨內。因為共產黨成立還沒有幾年,所以人才就更缺乏。像陳延年,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的董必武認為「(陳)延年是黨內不可多得的政治家。」

現代學者曹典評論指出:「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陳延年是一名優秀的共產黨員,他堅定信仰馬列真理,致力於宣傳馬克思主義;選擇和貧苦的工農站在一起,為實現民族獨立、人民解放而奮鬥;敢於鬥爭、善於鬥爭,勇於為理想而獻身;堅持正確意見,把忠誠於黨和人民落到實處。陳延年光輝的一生閃耀着偉大建黨精神的光芒,是廣大共產黨員的楷模。」

學者董根明評論稱:「以陳延年為代表的中共廣東區委為黨創建人民軍隊的探索做出了重要的歷史貢獻。至於以往學界對陳延年創建革命武裝功績少有提及,則是由於陳延年未擔任實職、過早逝世和其父陳獨秀的負面影響導致的。」

陳延年後人陳長璞緬懷稱:「我的伯父陳延年、陳喬年都為革命獻出了年輕的生命,但他們留下的精神財富,卻如明燈一樣照亮我們前行的路。」

人物關係

後世紀念

故居舊址

陳獨秀、陳延年、陳喬年故居舊址(原陳延年、陳喬年烈士故居舊址),是陳獨秀嗣父陳衍庶光緒末年購置,四進三開間,徽派風格二層民居,各進之間由連廊相接,圍合成天井,大門朝南。自清末至抗戰安慶淪陷,陳衍庶家族在此聚族而居,陳延年、陳喬年烈士在此成長,歷經辛亥革命、新文化運動等。在20世紀80年代初,安慶市因自來水廠建設需要,故居被拆。2015年,政協安慶市第十四屆委員會委員、皖江文化研究會會長汪軍,提交了《關於在大南門自來水一廠原址修繕恢復陳獨秀故居的建議》。2021年4月,皖江文化研究會又給市委打報告,期望建黨百年之際,藉助《覺醒年代》熱播,在南水關原址恢復陳延年、陳喬年烈士故居,滿足群眾對烈士的敬仰之情。

2021年8月13日,安慶市人民政府決定,將「陳延年、陳喬年烈士故居舊址」更名為「陳獨秀、陳延年、陳喬年故居舊址」。2021年9月17日,安慶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出讓位於迎江區的大南門周邊64.15畝用地,將復建建築面積不低於2200平方米的「陳獨秀、陳延年、陳喬年故居」。根據設計方案,陳獨秀、陳延年、陳喬年故居,系兩路四進民居,建築面積2482.85平方米。故居修繕恢復后,將成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中國共產黨歷史的重要宣傳基地,從而為促進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物質文明建設和政治文明建設發揮出積極的作用。

讀書處

「陳延年、陳喬年讀書處」位於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南水關巷22號,為一組晚清民居式建築,陳延年、陳喬年兄弟倆五六歲時先後在此讀私塾,辛亥革命後進入新式學校學習,是陳延年、陳喬年接受國學啟蒙教育的地方,它見證了兩位烈士少年時期的成長、求學經歷。「陳延年、陳喬年讀書處」修繕工程於2022年3月15日正式開工,同年10月13日,該工程主體修繕已基本完工。房屋主體為穿枋式木構架、硬山頂、小青瓦合瓦屋面,整個建築共四進,每進面闊三開間,古樸雅緻。

延喬路

延喬路位於安徽省合肥市肥西縣。2006年,其負責道路命名的工作人員張維端,在閱讀了大學同學所著的有關「二陳兄弟」的書籍后,十分感動,決心要以兄弟兩人的名字命名城市道路,以此紀念陳延年和陳喬年這兩位革命烈士所做出的偉大貢獻。經過查閱資料和反覆斟酌后,他提出了把兄弟倆的名字合到一條路上的想法。延喬路的路名獲得了同事和領導的一致通過,經過了逐級審查,最終在2013年獲得批複,正式命名。2021年7月21日,經當地教育主管部門批准,地處合肥延喬路上的東冠小學正式更名為延喬路小學。

紀念雕像

陳延年雕像位於安徽省安慶市青少年宮,是由安慶市委、市政府於1993年建成,主要用於開展青少年思想道德建設。這座雕像塑造了陳延年身穿西裝、左手插兜,胸前的領帶高高飄起的模樣,生動再現了烈士當年雄姿英發、壯懷激烈的革命形象。

紀念郵票

為了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2011年2月21日,中國郵政發行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系列郵票的第三組,其中就包含陳延年。

人物墓葬

陳延年墓位於上海市龍華烈士陵園內。2021年7月4日,大量市民自發前往陳延年墓前獻上鮮花、書信、國旗等物品悼念,緬懷。

影視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