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台二十八將(東漢初期劉秀手下大將)

雲台二十八將,是指跟隨漢光武帝劉秀統一天下,重興漢室江山,建立東漢政權過程中戰功最大的中興功臣。東漢永平三年(60年),明帝劉庄命人在洛陽南宮雲台繪製二十八位功臣的畫像,被稱為雲台二十八將。

《後漢書》記載,中興二十八將,上應二十八星宿。他們分別為鄧禹、馬成、吳漢、王梁、賈復、陳俊、耿弇(yǎn)、杜茂、寇恂、傅俊、岑彭、堅鐔、馮異、王霸、朱祜、任光、祭遵、李忠、景丹、萬脩、蓋延、邳肜、銚期、劉植、耿純、臧宮、馬武、劉隆。后《雲台二十八將畫像》原圖失軼,而這種於台閣繪製功臣的做法,在後代王朝延續下來,而唐代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便是對它的繼承與發展。後世創作相關藝術作品如《鈔雲台二十八將贊殘稿》(清·傅山)、《雲台二十八將圖》(清·張士保)《玉匣記通書》等作品。

范曄在《後漢書》中為雲台二十八將作傳,認為他們都能順應天地大勢,發揮各自的智慧與勇猛,輔佐光武帝建立功勛,都是擁有雄心壯志的才能之人。同時認為雲台二十八將大多建立功業與名聲,函谷關以西,方城以南,岑彭和馮異的戰功是最為顯赫的。

歷史源起

漢高祖劉邦建立西漢后大封功臣,將張良、蕭何和韓信並列為三大人傑,後世稱為「漢初三傑」,這種榮譽表彰功臣的方式,后被漢宣帝繼承。甘露三年(前51年),漢宣帝劉詢為表彰輔佐其實現中興的功臣,於麒麟閣繪製大將軍霍光、張安世、韓增、趙充國、魏相、丙吉、杜延年、劉德、梁丘賀、蕭望之、蘇武等十一人的畫像,被稱為「麒麟閣十一功臣」。

東漢永平三年(60年),漢明帝劉庄追思跟隨其父光武帝劉秀一起打天下的中興功臣,便於洛陽南宮的雲台繪製以鄧禹為首,馬成、吳漢、王梁、賈復、陳俊、耿弇、杜茂、寇恂、傅俊、岑彭、堅鐔、馮異、王霸、朱祜、任光、祭遵、李忠、景丹、萬修、蓋延、邳肜、銚期、劉植、耿純、臧宮、馬武、劉隆二十八將的畫像。此後再添加功臣王常、李通、竇融、卓茂的畫像,一共三十二人,而馬援因外戚的身份未能被列入。

人物簡介

高密侯鄧禹

鄧禹(2-58年),字仲華,南陽新野(今河南新野)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首。年少時遊學長安(今陝西西安)時與劉秀相交。更始元年(23年),劉秀前往河北時傾心追隨,并力勸劉秀招攬英雄,開創基業。隨劉秀擊敗王郎、平定銅馬,平定河北,后以前將軍之職統率二萬大軍西取關中。建武元年(25年),於安邑(今山西夏縣)大破更始軍,平定河東,同年劉秀稱帝后,被授予大司徒之職,爵封酇侯,食邑萬戶。后再破更始軍於衙縣(今陝西白水),招募降眾,所部號稱百萬,赤眉軍攻入長安,更始政權滅亡時,鄧禹見赤眉兵鋒太盛,長期避敵等待時機。曾一度攻佔長安,后屢次被赤眉軍擊敗,僅率24名騎兵返回宜陽(今河南宜陽),並辭去大司徒之職,數月後再拜為右將軍。

建武四年(28年),與鄧曄、於匡大破延岑,建武十三年(37年),東漢統一后,被封為高密侯,食邑高密等四縣,后因朝廷罷免左右將軍,加封為特進。明帝劉庄繼位后,晉陞為太傅,最終於永平元年(58年)去世,終年五十七歲,謚號為「元侯」。永平三年(60年),明帝劉庄排定雲台二十八將時,以鄧禹為首。范曄在《後漢書》中認為,鄧禹徒步投奔劉秀,可謂是慧眼識人,統兵西取關中,雖然未能成功,但也弘揚了劉秀的道義,進退有據,不被劉秀猜忌,成就古代君臣美好相處的典範。

廣平侯吳漢

吳漢(?-44),字子顏,南陽宛縣(今河南南陽)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吳漢年輕時家貧,擔任亭長之職,后因賓客犯法,逃往漁陽郡(今北京一帶)避禍,以販馬為生,於更始元年(23年)出任安樂縣令。王郎之亂時,勸說漁陽太守彭寵歸附劉秀,率部南下攻滅王郎,被劉秀拜為偏將軍,爵封建策侯,后被授予大將軍之職,徵調幽州十郡兵馬出征,先後斬殺幽州牧苗曾、尚書令謝躬,擊破青犢、銅馬等起義軍,平定河北。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被任命為大司馬,進爵舞陽侯,次年統兵平定鄴東、鄴西、南陽等地農民軍及更始軍,后獲封廣平侯,食邑四縣。

建武三年(27年),統兵於廣樂(今河南虞城)大破劉永十萬部眾,協助蓋延攻克睢陽(今河南商丘)。此後征討董憲、圍困隗囂,後於建武十一年(35年),與岑彭等將領攻打蜀地公孫述,岑彭被刺殺后,率眾攻克成都、平定蜀地。此後率部北擊匈奴,南平蜀郡守將史歆之亂,建武二十年(44年),病逝,謚號為「忠侯」,劉秀按照大將軍霍光的喪禮安葬吳漢。范曄在《後漢書》中認為,吳漢跟隨光武帝劉秀以來,常位居上公之位,始終得到劉秀的寵信,因其質樸簡單卻又強大有力。

膠東侯賈復

賈復(?-55年),字君文,南陽冠軍(今河南鄧縣)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年少時喜好讀書,學習《尚書》,新莽末年擔任縣掾,后趁天下大亂聚眾起事,自號將軍。更始元年(23年),率部歸順漢中王劉嘉,擔任校尉之職,更始政權內亂時,勸說劉嘉脫離劉玄自立,后經劉嘉推薦前往河北投奔劉秀,得到賞識。賈復跟隨劉秀破王郎,平銅馬,作戰勇猛,諸將折服,先後被授予破虜將軍、偏將軍、都護將軍等職。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被拜為執金吾,爵封冠軍侯,此後接連攻打洛陽、南擊郾(今河南郾城)、東降暴汜,又南平召陵(今河南郾城東)、新息(今河南息縣)。建武三年(27年),晉陞為左將軍,率部於新城(今河南伊川)、澠池(今河南澠池)大破赤眉軍,又與劉秀會師於宜陽,降服赤眉軍。建武十三年(37年),進爵為膠東侯,獲賜食邑六縣,一生征戰未嘗敗績。后朝廷罷免左右將軍,以列候歸鄉養老,加封特進。建武三十一年(55年),賈復病逝,謚號為「剛侯」。范曄在《後漢書》中認為,賈復為人剛毅,品行正直,擁有高尚的節操,歸鄉養老后,閉門謝客涵養自身的氣度。

好畤侯耿弇

耿弇(3-58年),字伯昭,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人,新莽上谷太守耿況之子,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耿弇少時好學,善於騎射,喜好將帥權謀之略。更始政權建立后,21歲的耿弇代父前往長安歸順劉玄,途中遭遇王郎之亂,侍從選擇投奔王郎,耿弇不從北上拜謁劉秀,返回上谷勸說耿況歸順劉秀,統率上谷、漁陽騎兵南下攻打王郎、收復涿郡等二十二縣,攻破邯鄲,被劉秀任命為偏將軍。不久后,耿弇被任命為大將軍,與吳漢徵發幽州十郡兵馬,跟隨劉秀攻打銅馬、赤眉、青犢等起義軍,平定河北。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耿弇被封為建威大將軍,后爵封好畤侯,食邑二縣,率部大破延岑、攻滅漁陽彭寵。建武五年(29年),耿弇率部征討張步,以「圍點打援」之術大破敵軍,平定濟南,后又連戰連捷,降服張步及其十萬部眾,徹底平定齊地(今山東)。

此後耿弇西拒隗(kuí)囂,又跟隨劉秀進軍隴右,收復隴右大片疆域。建武十三年(37年),主動上繳大將軍印綬,以列侯身份列席朝會。永平元年(58年),耿弇病逝,終年五十六歲,謚號為「愍侯」。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認為耿弇一生平定四十六郡,攻克三百城池,未嘗敗績。劉秀認為耿弇平定齊地的功勞,難度要超過韓信當年平定齊國。

雍奴侯寇恂

寇恂(?-36年),字子翼,上谷昌平(今北京市昌平區)人,東漢開國名臣,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出身於地方豪強,初仕為郡功曹,深受上谷太守耿況器重。王莽新朝敗亡后,寇恂說服耿況連結漁陽,斬殺王郎使者,投奔劉秀,被劉秀任命為偏將軍,封為承義侯,後跟隨劉秀平定河北。劉秀平定河內(今河南武陟)后,被任命為河內太守,負責運轉糧草,供給軍資。后與偏將軍馮異大破蘇茂、賈強兩萬更始大軍,並斬殺賈強。建武二年(26年),重新啟用為潁川(今河南禹州)太守,與侯進平定潁川嚴終、賈期等人之亂,后獲封雍奴侯,食邑萬戶。歷任汝南太守、執金吾,跟隨劉秀征討隗囂,智取隗囂部將高峻,後於建武十二年(36年)病故,謚號為「威侯」。東漢名將鄧禹評價寇恂,認為其文武兼備,有管理百姓治理天下的才能,認為河內富足,非寇恂無人能夠鎮守。

舞陽侯岑彭

岑彭(?-35年),字君然,南陽棘陽(今河南南陽)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原為新莽棘陽縣長,曾率眾堅守宛城抵抗綠林軍,后舉城歸降,被封為歸德侯,隸屬於劉縯(yǎn)。劉縯被殺后,歸屬於大司馬朱鮪,因功歷任淮陽(今河南周口)都尉、潁川太守,后歸降劉秀,拜為刺奸大將軍,負責監察各軍,跟隨劉秀平定河北。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任命其為廷尉,代行大將軍之職,后勸降朱鮪歸順劉秀。建武二年(26年),岑彭率部攻打荊州,后南方大亂,吳漢率部劫掠鄉里,逼反鄧奉,岑彭率部降服許邯,晉陞為征南大將軍,與耿弇等人征討鄧奉,跟隨劉秀平定鄧奉,徹底解決荊州等地割據勢力,因功爵封舞陰侯。

建武八年(32年),劉秀親征隴右,岑彭率部攻取天水,並與吳漢於西城圍困隗囂,劉秀認為不應該得隴望蜀,后因漢軍糧盡,岑彭等人燒毀輜重,率部返回。建武十一年(35年),岑彭與吳漢等人發兵六萬征討公孫述,劉秀命令征討蜀地公孫述以岑彭為主,后岑彭派遣部將魯奇等人搶攻浮橋,大破蜀軍,因漢軍軍紀嚴明,百姓紛紛歸降,劉秀又任命其為益州牧。岑彭率部抵達江州后,連克平曲、武陽(今四川省彭山縣),派遣部將攻至廣都(今四川成都),岑彭攻下武陽后,率部繞到延岑大軍身後,駐紮在彭亡,后被刺客詐降刺殺,劉秀賜予其謚號為「壯侯」。范曄在《後漢書》中認為,東漢開國中興名將中,唯有岑彭和馮異在函谷關以西,方城以南建立獨當一面的戰功,是諸將中軍功最大的名將。

陽夏侯馮異

馮異(?-34年),字公孫,潁川父城(今河南寶豐)人,東漢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少時喜好讀書,通曉《左氏春秋》《孫子兵法》。新莽末年為潁川郡掾,曾率部抵禦漢軍,劉秀率部攻打父城時,馮異出城巡視,被漢軍擒獲,后被堂兄馮孝等人推薦給劉秀,並願意為劉秀招降城池,率部投奔劉秀,被任命為主簿。更始元年(23年)跟隨劉秀前往河北,被拜為偏將軍,破王郎,平河北,爵封應侯,因馮異為人謙讓,諸將論功而不爭,獨坐樹下,也被稱為「大樹將軍」。劉秀平定河北后,馮異擔任孟津將軍,與河內太守寇恂鎮守孟津,抵禦更始將領朱鮪等人,后馮異以書信勸說李軼,分化其與朱鮪的矛盾,趁機率部攻取北攻天井關(山西省澤州),攻取上黨郡(治所今山西長子縣)兩座城池等地。採用離間計令朱鮪刺殺李軼,趁機渡河大破朱鮪,追至洛陽圍城一周后班師。

建武元年(25年),馮異力勸劉秀稱帝,后被封為陽夏侯。鄧禹率軍未能平定關中時,馮異代替鄧禹率部西取關中,於華陰(今陝西華陰)招降赤眉部將等五千餘人,后被任命為征西大將軍。建武三年(27年),鄧禹兵敗逃回宜陽后,馮異收攏漢軍,於崤底(即澠池、在崤山山谷之底)大破赤眉軍,后率部平定關中。建武六年(30年),光武帝劉秀派遣馮異征討隴右,於栒邑(今陝西旬邑)大破隗囂部將行巡,迫使北地投降東漢。建武九年(33年),祭遵去世后,馮異代理征虜將軍之職,隗囂死後,部將王元、周宗改立隗純為主,繼續對抗東漢,馮異率部斬殺趙匡等人,次年,漢軍攻打落門(今甘肅武山)時,馮異病逝于軍中,謚號為「節侯」。范曄在《後漢書》中認為,東漢開國諸將,只有馮異和岑彭建立獨當一面的戰功。

鬲侯朱祐

朱祐(?-48年),字仲先,南陽宛縣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年少喪父,后隨母前往外祖劉氏家居住,與劉縯、劉秀相識,跟隨劉縯、劉秀起兵。初隨劉縯擔任護軍,劉縯死後追隨劉秀鎮撫河北,后從平河北,常常力戰陷陣,立下奇功,被授予偏將軍,封為安陽侯。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朱祐被任命為建義大將軍,次年改封堵陽侯。從征鄧奉,兵敗被俘,后率部攻取新野(今河南新野)、隨縣(今湖北隨縣),於東陽大敗延岑,陣斬張成。建武四年(28年),取代岑彭統率侯進、耿植於黎丘(今湖北宜城)圍困秦豐,斬殺張康,后降服秦豐,又擊敗延岑余部,收復三座縣城。建武九年(33年),屯兵抵禦匈奴,後於建武十三年(37年),改封為鬲侯,增加食邑至七千三百戶,兩年後返回京師洛陽,上交大將軍印綬,參與議論朝政。建武二十四年(48年),朱祐去世。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朱祐,認為他為人質樸正直,崇尚儒學,統兵作戰,以攻取城池為根本,不允許部將濫殺無辜及劫掠百姓。

潁陽侯祭遵

祭遵(?-33年),字弟孫,潁川潁陽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少時喜好經書,為人恭敬儉樸,劉秀於昆陽之戰大敗王尋後路過潁陽時,祭遵追隨劉秀,擔任門下史。后追隨劉秀轉戰河北,擔任軍市令,因執法嚴明,晉陞為刺奸將軍,從平河北后被授予偏將軍,爵封列侯,後晉升為征虜將軍,爵位定為潁陽侯。曾與景丹等將領攻打箕關(今河南濟源)、弘農等地,活捉張滿,大破鄧奉之弟鄧終。建武四年(28年),涿郡太守張豐聯合彭寵反叛時,祭遵與耿弇等人討伐張豐,后祭遵率部抵禦彭寵並平定其地。建武六年(30年),率部與耿弇、蓋延等將領從天水征討公孫述,隗囂阻擋漢軍通過,后祭遵多次擊敗隗囂,建武八年(32年)平定隗囂后,劉秀前往祭遵軍營犒勞士卒,次年病逝于軍中,謚號為「成侯」。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祭遵,認為他廉潔謹慎、克己奉公、將其獲得的賞賜全部分給士卒,家中沒有多餘的錢財。

櫟陽侯景丹

景丹(?-26年),字孫卿,馮翊櫟陽(今陝西臨潼)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少時曾遊歷長安,王莽主政時招攬人才,景丹被徵召擔任固德侯的相國,後晉升為朔調連率副貳。劉玄的更始政權建立后,歸順「玄漢」,擔任上谷長史。王郎之亂時,景丹與上谷太守耿況歸附劉秀,后與耿弇、寇恂等人統兵支援劉秀,被拜為偏將軍,封為奉義侯,從破邯鄲,平定河北。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被授予驃騎大將軍,次年改封為櫟陽侯,后與吳漢、耿弇等人擊破五校農民軍,降服部眾五萬餘人。后陝西農民軍攻破弘農時,劉秀派遣患病的景丹出征,十餘日後病逝于軍中。漢光武帝劉秀認為,景丹為北邊的大將,確實是擔任大司馬的合適人選。

安平侯蓋延

蓋延(?-39年),字巨卿,漁陽要陽(今河北豐寧)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蓋延身長八尺,以勇力著稱,早年出任郡列掾、州從事,後任漁陽太守彭寵營尉、行護軍之職。王郎之亂時,與吳漢謀劃歸順劉秀,率部南下跟隨劉秀從平河北,被拜為偏將軍、爵封建功侯。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被任命為虎牙將軍,後進爵為安平侯,先率部攻克敖倉(今河南滎陽)、酸棗(今河南延津)、封丘等地,又征討劉永,於睢陽大破劉永部眾,並平定沛、楚、臨淮三郡。建武三年(27年),睢陽(今河南商丘)復叛,蓋延率部攻克睢陽,劉永被部將所殺,次年,又擊敗蘇茂、周建,並征討董憲。建武六年(30年),屯兵長安,隨軍征討隗囂,後攻取隴右街泉(今甘肅秦安)等地。建武十一年(35年),與中郎將來歙(xī)攻打河池(今甘肅徽縣),未能攻克,后因病返回京師,被任命為左馮翊,后增加食邑至萬戶。建武十五年(39年),蓋延病逝。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蓋延,評價他勇猛有力,建功於睢陽。

安成侯銚期

銚期(?-34年),字次況,潁川郟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銚期容貌不凡,矜持有威嚴,劉秀經略潁川時,聽聞銚期的忠孝之名,於是徵召他出任賊曹掾,後跟隨劉秀鎮撫河北。王郎之亂時,劉秀等人逃至信都郡(今河北冀州),銚期被任命為偏將軍,率部平定真定(今河北正定)、宋子(今河北灤城)、樂陽(今河北石家莊)等地,又與鉅鹿(今河北平鄉)大破王郎部將,王郎覆滅后,因功被被任命為虎牙大將軍,又率部征討銅馬等農民軍,平定河北。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被封為安成侯,食邑五千戶,出任魏郡太守,鎮撫地方,后歷任太中大夫、衛尉等職。建武十年(34年),銚期病逝,光武帝劉秀追贈其為衛尉、安成侯,謚號為「忠侯」。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認為他重視信義,擔任將軍以來,攻取城池,從不允許部將劫掠百姓,他在朝堂之上時,憂民忠君,還會犯顏直諫。

東光侯耿純

耿純(?-37年),字伯山,鉅鹿宋子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出身於官宦之家,早年遊學長安,后被王莽任命為納言士。更始政權建立后,耿純歸降,后被任命為騎都尉,持節安定趙氐和魏地。后結識鎮撫河北的劉秀,王郎之亂時,率領宗族賓客二千多人跟隨劉秀征討王郎,被任命為前將軍,封為耿鄉侯,后從平王郎,再破銅馬。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封其為高陽侯,后率部攻打劉永、破定陶,真定王劉揚欲反叛時,耿純持節赦免幽州、冀州,並斬殺劉揚兄弟三人,因功被授予東郡太守,鎮撫地方。建武四年(28年),率部降服東平太守范荊,又平定泰山、濟南等地農民軍,次年因受牽連被免去東郡太守之職,后隨劉秀征討董憲。建武六年(30年),改封為東光侯,后辭職返回封地。建武八年(32年),因東郡、濟陰起事,劉秀因耿純在衛地極具威望,便任命其出任太中大夫,隨同李通、王常等人率軍征討。耿純入境后,招降農民軍,大軍不戰而勝,后復任東郡太守。建武十三年(37年),耿純去世,謚號為「成侯」。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耿純,認為耿純、劉植興義兵,率部抵抗王郎之亂輔佐劉秀建立東漢。

朗陵侯臧宮

臧宮(?-58年),字君翁,潁川郟縣(今河南中牟)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曾為縣亭長,后加入農民軍被任命為校尉,跟隨劉秀出征,以勇武著稱,跟隨劉秀北上鎮撫河北,被授予偏將軍,從平河北。建武元年(25年),臧宮被任命為侍中、騎都尉,後進封為成安侯。建武三年(27年),與征虜將軍祭遵大破更始部將,后又統兵攻取江夏郡(今湖北新洲),因功晉陞為輔威將軍,進封期思侯。建武十一年(35年),跟隨岑彭、吳漢等人征討蜀地公孫述,后率部大破荊門(今湖北宜都)、瀋水(今四川射洪),擊敗公孫述部將延岑、公孫恢,逼近成都,與吳漢一同攻破成都,消滅公孫述,因功被授予廣漢太守,鎮撫蜀地。建武十三年(37年),臧宮改封為酇(zàn)侯並增加食邑,后回朝以列侯身份參與朝政,並改封朗陵侯。建武十八年(42年),被劉秀任命為太中大夫,次年率部平定單臣、傅鎮等人的叛亂,最終於永平元年(58年)去世,謚號為「愍侯」。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認為他勤勞而少言,恭謹誠信而質樸,所以經常受到重用。

楊虛侯馬武

馬武(?-61年),字子張,南陽湖陽(今河南唐河)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新莽末年,天下大亂,馬武加入起義軍,後進入綠林軍中,被任命為侍郎,曾與劉秀一起在昆陽大敗王尋,后劉秀鎮撫河北時,跟隨尚書令謝躬攻打王郎。謝躬被殺后,馬武率部歸順劉秀,跟隨劉秀征伐河北,馬武經常擔任先鋒破敵。東漢建立后,被任命為侍中、騎都尉,封為山都侯,後晉升為捕虜將軍。曾與蓋延征討劉永,大破龐萌,西擊隗囂,後於建武十三年(37年),被改封為鄃(shū)侯,增加食邑。因殺軍吏獲罪,馬武前往洛陽,交還將軍印綬,被劉秀削減食邑五百戶,改封楊虛侯。建武二十五年(49年),曾率部征討武陵(今湖南常德),漢明帝時期,統兵大破西羌,后增加食邑七百戶,增至一千八百戶。永平四年(61年),馬武去世。范曄在《後漢書》中認為,馬武嗜酒,但豁達敢於直言,有時醉酒後,面對劉秀也敢於直言,沒有避諱。

慎侯劉隆

劉隆(?-57年),字元伯,南陽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原為漢朝宗室,王莽攝政時,其父劉禮與安眾侯劉崇起兵誅殺王莽,因事情泄露被殺,劉隆因年少而倖免。曾遊學於長安,新莽時出任騎都尉,后追隨劉秀,被任命為騎都尉,因與馮異抵禦朱鮪、李軼,致使妻兒被殺。建武二年(26年),被劉秀封為亢父侯,后擔任誅虜將軍,征討李憲。建武十一年(35年),出任南郡太守,兩年後改封竟陵侯,增加食邑。后因墾田不實罪,被免為庶人,一年後復封扶樂鄉侯,跟隨馬援出征交趾(今越南北部紅河流域),因功封為長平侯。吳漢死後,晉陞為驃騎將軍,行大司馬事,后以列侯身份參與朝政。建武三十年(54年),改封為慎侯,三年後病逝,謚號為「靖侯」。明代學者陳實在《百問策》中評價劉隆,認為他與朱祐、劉植等人,或擁有汗馬功勞,或擁有運籌帷幄之功,雖然功勞不同,但都是東漢政權的護衛者。

全椒侯馬成

馬成(?-56年),字君遷,南陽棘陽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初為縣吏,后歸順劉秀,被任命為安集掾、郟縣(今河南郟縣)縣令。劉秀鎮撫河北時,棄官投奔,跟隨劉秀平定河北,東漢建立后,被劉秀任命為護軍都尉,後晉升為揚武將軍。建武四年(28年),率領劉隆等人圍困李憲,經過十六個月的圍困,一舉攻克舒城(今安徽廬江),平定江淮,后因功被封為平舒侯。建武八年(32年),從征隗囂,出任天水太守,次年代替來歙(xī)統兵破河池(今甘肅徽縣),平武都(今甘肅成縣)。建武十四年(38年),屯兵常山(今河北元氏)、中山(今河北定縣)防備匈奴,修築鄣塞,十里一候,後晉升為中山太守,上將軍印綬。建武二十七年(51年),改封全椒侯,並辭官返回封地,最終於建武三十二年(56年)去世。明代學者陳實在《百問策》中認為,馬成善於修築鄣塞,曾於戰爭中受到重傷。

阜成侯王梁

王梁(?-38年),字君嚴,漁陽要陽(今河北灤平)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初為郡吏,后被漁陽太守彭寵任命為狐奴(今北京順義)縣令,王郎之亂時,與蓋延、吳漢等人統兵支援劉秀,被拜為將軍,隨軍攻破邯鄲、從平河北,被賜爵關內侯,出任野王縣令,與河內太守寇恂一起南拒洛陽,北防天井關。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因讖語被劉秀授予大司空之職,爵封武強侯。次年,與吳漢等人出征,王梁不奉詔令,擅自出兵,后被劉秀下詔斬殺,因宗廣不忍心誅殺,送往京師,被赦免擔任中郎將。率部擊敗赤眉、五校等農民軍,大破蘇茂、敗龐萌等割據勢力,因功晉陞為前將軍,后兼任山陽太守,鎮撫地方。建武七年(31年),遭受彈劾,奏請辭官歸鄉,后被劉秀任命為濟南太守。建武十三年(37年),改封其為阜成侯,並增加食邑,次年病逝。范曄在《後漢書》中認為,王梁和孫咸因為名字對應讖語,這才登臨高位。

祝阿侯陳俊

陳俊(?-47年),字子昭,南陽西鄂(今河南南召)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少時擔任郡吏,更始元年(23年),擔任太常將軍劉嘉的長史。劉秀北上鎮撫河北時,因劉嘉的推薦,投奔劉秀后被任命為安集掾,跟隨劉秀於蒲陽(今河北完縣)擊敗銅馬軍,因功被任命為強弩將軍,后大破五校農民軍,並斬殺其主帥。五校農民軍余部退入漁陽郡,陳俊統率騎兵追殺,徹底消滅五校農民軍余部。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陳俊被封為列侯,後晉升為強弩大將軍,進封新處侯,率部先後攻克匡城(今河南長垣)、頓丘(今河南清豐)、河內、南武陽(今山東臨沂)等地,出任太山太守。建武五年(29年),跟隨耿弇東破張步,后出任琅邪太守,鎮守齊地,曾統兵攻打董憲,擊殺反叛的張步。建武十三年(37年),劉秀增加陳俊食邑,改封其為祝阿侯,次年被徵召回朝,最終於建武二十三年(47年)病逝。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認為陳俊鎮撫貧弱,約束軍隊,讓其不得干預郡縣事務,得到百姓的歌頌。

參蘧(qú)侯杜茂

杜茂(?-43年),字諸公,南陽冠軍(今河南鄧州)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劉秀鎮撫河北,招募人才時,杜茂投入劉秀麾下,被任命為中堅將軍,跟隨劉秀平定河北。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杜茂被拜為大將軍,封為樂鄉侯,后改封苦陘侯,率部北擊五校農民軍,降服廣平(今河北廣平),再破五校農民軍,收復魏郡(今河北臨漳)等三郡之地,因功晉陞為驃騎大將軍。建武七年(31年),杜茂統兵北上屯田於晉陽等地,防備匈奴,后與雁門太守郭涼攻打盧芳部將,因賈覽前來救援而戰敗。建武十二年(36年),劉秀增派刑徒前來戍邊,杜茂大興屯田,增加運轉物資,促使盧芳部將前來歸順,盧芳敗亡投奔匈奴,次年,杜茂改封為修侯,並增加食邑。建武十五年,因部將殺人被免官,削減食邑,降爵為參蘧鄉侯,後於建武十九年(43年)病逝。明代學者陳實在《百問策》中認為,杜茂和王梁,因應和讖語而率部攻打五校農民軍,這是非常勇敢的行為。

昆陽侯傅俊

傅俊(?-31年),字子衛,潁川襄城(今河南襄城)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原為襄城亭長,劉秀起兵后前往投奔,被拜為校尉之職,導致宗族被滅。跟隨劉秀於昆陽之戰中大敗王尋,後晉升為偏將軍,又追隨劉秀前往北上河北,從平河北。東漢建立后,被任命為侍中,進封為昆陽侯,後晉升為積弩將軍,與岑彭合兵破秦豐,率部平定揚州。建武七年(31年),傅俊去世,謚號為「威侯」。明代學者陳實在《百問策》中認為,傅俊與景丹、李忠等人,不論戰場破敵,或是出謀劃策,功勞不同,但卻能夠追隨劉秀有始有終。

合肥侯堅鐔

堅鐔(?-50年),字子伋,潁川襄城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初為郡縣吏,劉秀鎮撫河北時,經人舉薦被劉秀任命為主簿,后拜為偏將軍,跟隨劉秀平定河北,東漢建立后,被任命為揚化將軍,封為濦(yīn)強侯。后與諸將攻打洛陽,降服朱鮪,建武二年(26年),董欣反漢,堅鐔親率勇士夜間偷襲,大破董欣。鄧奉反漢時,漢軍大將萬脩病逝,堅鐔南拒鄧奉,北當董欣,糧草斷絕,以野菜充饑,堅守一年多時間,每戰身先士卒,深受重傷不退。劉秀南征鄧奉時,堅鐔裡應外合,平定鄧奉、董欣之亂,因功擔任左曹,常跟隨劉秀出征。建武六年(30年),被封為合肥侯。建武二十六年(50年),堅鐔病逝。

淮陵侯王霸

王霸(?-59年),字元伯,潁川潁陽(今河南許昌)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少時曾為獄吏,新莽末年天下大亂時,主動投奔劉秀,跟隨劉秀於昆陽大戰中大破王尋、王邑,后返回故鄉。更始元年(23年),劉秀路過潁陽時,再次追隨劉秀來到洛陽,後跟隨劉秀前往河北。王郎之亂時,跟隨劉秀逃至信都,被任命為軍正,封爵關內侯,隨軍攻破邯鄲,斬殺王郎,后因功進封為王鄉侯,並從平河北。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王霸被任命為偏將軍,進爵為富波侯。建武四年,與馬武征討周建,面對蘇茂的援軍,王霸智敗周建與蘇茂,次年因功被授予討虜將軍。后屯兵於函谷關,率部平定滎陽、中牟的盜賊,建武九年(33年),王霸與吳漢等將領攻打盧芳的部將賈覽等人,因匈奴騎兵相助盧芳,漢軍未能取勝,后擔任上谷太守。次年,王霸與吳漢等人再攻賈覽,王霸擔任先鋒大破賈覽,並斬殺匈奴騎兵。建武十三年(37年),王霸被改封為向侯,並增加食邑。建武三十年(54年),改封為淮陵侯,最終於永平二年(59年)病逝。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王霸,認為他鎮守上谷二十餘年,與匈奴、烏桓交戰上百次,很多好的建議都獲得實施,使得北部邊疆沒有戰事。

阿陵侯任光

任光(?-29年),字伯卿,南陽宛縣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少時以忠厚著稱,新莽時曾任郡縣吏等基層官員,綠林、赤眉起義時,宛城被漢軍攻破后,任光因衣服華麗,差點被殺,后被光祿勛劉賜所救,於是便跟隨劉賜參加起義,后被任命為安集掾、偏將軍,曾跟隨劉秀於昆陽之戰中大敗王尋、王邑。更始元年(23年),綠林軍攻破洛陽后,任光被任命為信都太守,王郎之亂時,河北郡縣全部歸順王郎,但任光依舊忠於更始政權,並與都尉李忠、信都縣令萬脩等人決心固守城池。次年,劉秀等人逃奔信都時,任光與李忠、萬脩等人親自迎接,被劉秀任命為左大將軍,封為武成侯。后率部智取鉅鹿(今河北巨鹿),傳檄各郡縣,征討王郎。攻破邯鄲后,劉秀派遣任光返回信都擔任太守。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任光被封為阿陵侯,獲賜食邑一萬戶。建武五年(29年),任光被徵召至京師洛陽,不久後去世。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任光,認為他能夠洞悉事態發展,堅守城池,劉秀能夠從容平定河北,全部依靠任光和邳彤的歸附。

中水侯李忠

李忠(?-43年),字仲都,東萊黃(今山東煙台)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新莽時曾任新博屬長,更始元年(23年)時被任命為都尉之職,王郎之亂時,與任光一同固守信都並歸順劉秀,被任命為右大將軍,封為武固侯。跟隨劉秀征討王郎,李忠對於攻破的城池秋毫無犯,深得劉秀的讚賞。李忠等人圍攻巨鹿時,王郎派人攻破信都,欲以家人招降李忠歸順,李忠斬殺投奔王郎的部將馬寵之弟。劉秀允許李忠返回信都救援家屬,但李忠認為忠心侍主,無法顧及家人,后劉秀派遣任光統兵救援信都,但途中兵將全部選擇投奔王郎,最終無功而返。因更始帝劉玄派兵攻破信都,李忠的家人才得以保全。后李忠被委任為行使太守職權,收攏信都投奔王郎的人,等待任光返回信都后,李忠重新擔任都尉。建武二年(26年),劉秀稱帝后,李忠被改封為中水侯,獲賜食邑三千戶,同時擔任五官中郎將,隨軍平定龐萌、董憲等人。建武六年(30年),李忠被任命為丹陽太守,負責鎮撫地方,後於建武十四年(38年)因政績最好,晉陞為豫章(今江西南昌)太守,后因病罷官,返回京師洛陽。建武十九年(43年),病逝。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李忠,認為他以尊崇禮法、為人正直,深受官吏百姓的敬重信任。

槐里侯萬脩

萬脩(又稱萬修)(?-26年),字君游,扶風茂陵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綠林軍建立更始政權后,萬脩被任命為信都縣令,在王郎之亂時,與信都太守任光、都尉李忠等人共同鎮守信都,后迎接劉秀入城,被任命為偏將軍,封為造義侯。跟隨劉秀一同攻破邯鄲,滅王郎,平定河北,因功被晉陞為右將軍。建武二年(26年),劉秀稱帝后,改封為槐里侯,后與揚化將軍堅鐔攻克南陽,病逝于軍中。明代學者陳實在《百問策》中評價萬脩,認為他運用奇謀,建立萬全之功,是輔佐劉秀建立東漢的重要功臣。

靈壽侯邳彤

邳彤(?-30年),字偉君,信都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新莽時曾任和成郡(今河北晉州)卒正,劉秀北上鎮撫河北時,舉城歸順劉秀,仍擔任太守之職。王郎之亂時,劉秀從薊縣逃回信都,邳彤知曉后,急忙派遣部將統率兩千騎兵前去迎接劉秀,並派兵前往信都支援劉秀,面對劉秀部將欲返回長安,邳彤勸阻劉秀,后被任命為後大將軍,兼任和成郡太守。跟隨劉秀征討王郎,在攻打邯鄲時,信都被王郎攻破,邳彤公而忘私,后因劉玄派遣部將攻破信都,邳彤家屬才幸免於難。平定王郎后,邳彤被封為武義侯,建武元年(25年),劉秀稱帝后改封為靈壽侯,後跟隨劉秀攻入洛陽,歷任太常、少府、左曹侍中等職,經常隨軍出征。建武六年(30年),邳彤辭去官職,返回封地,不久后病逝。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邳彤,認為成就大事者,軍功容易衡量,謀士的功勞最初很難顯現,邳彤建議劉秀以二郡之力,討伐王郎,可謂是一言安邦定國,奠定了東漢建立的基礎。

昌城侯劉植

劉植(?-26年),字伯先,鉅鹿昌城(今河北灤縣)人,東漢開國名將,雲台二十八將之一。王郎之亂時,劉植與其弟劉喜,堂兄劉歆率領宗族賓客佔據昌城,后聽聞劉秀從薊縣返回,便率部迎接劉秀,被任命為驍騎將軍。當時真定王劉揚起兵響應王郎,劉植說服劉揚支持劉秀,後跟隨劉秀攻破邯鄲,平定河北。建武二年(26年),劉秀稱帝后冊封劉植為昌城侯,後於攻打密縣(今河南新密)時戰死。明代學者陳實在《百問策》中評價劉植,認為他與朱祐、劉隆等人,或擁有汗馬功勞,或擁有運籌帷幄之功,雖然功勞不同,但都是東漢政權的護衛者。

後續演變

唐貞觀十七年(643年),太宗李世民下詔命令閻立本繪製長孫無忌等二十四名功臣的畫像(即《凌煙閣功臣圖》)懸挂於凌煙閣,被後世譽為「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他們分別為趙國公長孫無忌、河間元王李孝恭、萊國成公杜如晦、鄭國文貞公魏徵、梁國公房玄齡、申國公高士廉、鄂國公尉遲敬德、衛國公李靖、宋國公蕭瑀、褒忠壯公段志玄、夔國公劉弘基、蔣忠公屈突通、鄖節公殷開山、譙襄公柴紹、邳襄公長孫順德、鄖國公張亮、陳國公侯君集、郯襄公張公謹、盧國公程知節、永興文懿公虞世南、渝襄公劉政會、莒國公唐儉、英國公李勣、胡壯公秦叔寶等。此後,圖形於凌煙閣,成為唐朝皇帝獎賞功臣的待遇,唐大中初年(847年),又將裴寂、劉文靜、馬周、褚遂良等三十七人續圖凌煙閣。

南宋理宗寶慶二年(1226年)三月,宋理宗下詔命令太常寺修建功臣閣,並以「昭勛崇德」為名,繪圖功臣神像於昭勛閣,共為二十四人,分別為趙普、曹彬、薛居正、石熙載、潘美、李沆、王旦、李繼隆、王曾、呂夷簡、曹瑋、韓琦、曾公亮、富弼、司馬光、韓忠彥、呂頤浩、趙鼎、韓世忠、張浚、陳康伯、史浩、董邲、趙汝愚,也被後人稱為「昭勛閣二十四功臣」。

清朝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因清軍平定西域伊犁回部,乾隆下旨自大學士忠勇公傅恆,定邊將軍、一等武毅謀勇公、戶部尚書兆惠以下一百人功臣圖形於「紫光閣」內。後於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因清軍平定大小金川,再次繪製功臣圖像,將阿桂等前五十功臣,再次懸挂於「紫光閣」。后又用平定台灣叛亂和廓爾喀,分為兩次再次繪製功臣圖像懸挂於「紫光閣」。令人比較熟悉的名將有傅恆、阿桂、福隆安、福康安、海蘭察等等。

神話來源

二十八宿

我國古代天文學家將天空可見的恆星劃分為二十八組,觀測日、月、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和土星七大天體,叫做二十八宿,其中東西南北各有七宿。東方七宿為角、亢、氐、房、心、尾、萁,象徵青龍;北方七宿為斗、牛、女、虛、危、室、壁,象徵玄武;西方七宿為奎、婁、胃、昴(mǎo)、畢、觜(zī)、參,象徵白虎;南方七宿為井、鬼、柳、星、張、翼、軫,象徵朱雀。

二十八宿與日月五星搭配在一起,組合為:

將二十八宿與日月五星、生肖結合起來,搭配成為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貐。

雲台二十八宿

《後漢書》記載,中興二十八將,上應二十八星宿,但沒有具體的詳情信息。後來東晉的許真人在《玉匣記》中,將東漢光武帝劉秀麾下的「雲台二十八將」與二十八星宿結合,便成為「雲台廿八宿」。分別為角木蛟鄧禹、亢金龍吳漢、氐土貉賈復、房日兔耿弇、心月狐寇恂、尾火虎岑彭、箕水豹馮異(東方青龍);斗木獬朱祐、牛金牛祭遵、女土蝠景丹、虛日鼠蓋延、危月燕堅鐔、室火豬耿純、壁水貐臧宮(北方玄武);奎木狼馬武、婁金狗劉隆、胃土雉馬成、昴日雞王梁、畢月烏陳俊、觜火猴傅俊、參水猿杜茂(西方白虎);井木犴銚期、鬼金羊王霸、柳土獐任光、星日馬李忠、張月鹿萬脩、翼火蛇邳彤、軫水蚓劉植(南方朱雀)。

人物評價

范曄在《後漢書》中評價,認為中興二十八將,前世認為是對應上天的二十八星宿的,但不清楚具體詳情。他們能夠順應時代局勢,發揮各自的智慧和勇猛,輔佐劉秀開創帝業,都是一群極具志氣與才幹的人才。世人多議論光武帝劉秀不肯重用功臣,致使這群功臣沒有顯赫的政績,其實光武帝是吸取秦漢以來的教訓,防止武將崛起干涉朝政。所以在光武帝劉秀的麾下,以寇恂、鄧禹的大功勛,以耿弇、賈復的戰功,享受的食邑也不過四個大縣而已,而後讓他們以列侯或者特進的身份,參與政務討論。

明代學者陳實在《百問策》中認為,二十八將滅群雄,除苛政,斬將奪旗、攻城略地的功臣有很多,首建大策的功勞為鄧禹,然而鎮守河內,使得百姓不遭受戰爭之苦,也有寇恂存在。八戰八捷,認為對手不足以謀划,吳漢以勇猛著稱。鎮撫關中,使百姓相安無事,馮異的功勞。能夠衝殺戰場,彎弓射出三百斤的弓箭,也有勇將賈復和蓋延能夠媲美。憂國奉公執法,善待士兵,古人認為的仁將,祭遵和王霸能夠追趕。耿弇決策制定計策,百戰百勝,堪稱兵家之雄。耿純和陳俊,能夠料敵如神,擁有攻克敵人的戰功,是東漢中興的最佳輔佐功臣。任光護衛太平,在士兵中以極具威望,堪稱當世之英傑。邳彤和萬脩運用奇謀,逐鹿中原建立完全之功,是輔佐中興的功臣。王梁和杜茂,應和讖語從而獲得統兵攻打五校農民軍的軍功,臧宮、馬武、岑彭、姚期平定西蜀斬殺王郎,也曾戰場之上深受重傷。馬成、堅鐔、景丹、傅俊、李忠這些人,或者收穫戰場的勝利,或者參謀籌劃,功勞不同,但皆是從一而終的臣子。朱祐、劉隆、劉植,或者立下汗馬功勞,或者展現運籌帷幄之功,建樹不同,但都是國家社稷的護衛者。

歷史學家陳旭麓在其《陳旭麓文集》中有篇《雲台二十八將論贊》,認為經常聽說良禽擇木而棲,賢者擇主而事,但君擇臣,其實臣也擇君,漢朝興盛二百餘年,新莽篡位后,王郎佔據邯鄲,赤眉據有潢池,隗囂佔據隴西,公孫述占巴蜀,各自紛紛割據,若非天人,誰能一統天下。而新莽末年,劉秀的勢力剛剛崛起,勢微力薄,能讓群雄歸心,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但劉秀善用人才,所以賢能之士選擇投奔,諸將跟隨建立功勛,功業成功,因思慕共患難的良將,將二十八人圖形於雲台之上,使之千古留名,成就佳話。雲台二十八將能夠取得戰功,全是劉秀寬宏大度,恭敬好士的結果,又憑藉漢室後裔的身份,可以名正言順,不是那些起義者能夠比擬的。

相關作品

雲台二十八將圖

清朝張士保繪製,清道光二十六年刻本,是由刻工金陵人張志琚刻制。框高為200毫米,寬為138毫米。作者張士保深得「吳帶當風」的筆法,整個畫作線條極為洗鍊、流暢,在構圖的奇偉和刻刀線描的爽朗中,別具極軸,顯示出極高的藝術功底。作者塑造這些功臣形象,從每個人物衣著甲胄不同、姿態神情各異來看,可知他對每個人物的出身、主要事迹、性格特點十分熟悉。如鄧禹的形象為舉止凝重、神情嚴肅、不怒自威,而吳漢為英勇善戰、雙手執戟待刺的形象等等。

鈔雲台二十八將贊殘稿

明末清初書畫家傅山的草書《鈔雲台二十八將贊殘稿》為紙本,縱向為23.3厘米,橫向為12.4厘米,共有19頁,從其書寫風格判斷,應為傅山晚期作品。這部作品為傅山為「雲台二十八將」撰寫的讚詞草稿,整幅冊頁氣息連貫,變化豐富,筆墨流暢,屬於傅山書法中的精品。這件作品正文書寫順序全部為右行,與一般書法作品順序相反,不僅在傅山作品中是絕無僅有的,在古代書法作品中也極為罕見,他的書法風格與顏真卿的《爭座位帖》和《祭侄文稿》類似,從筆法、結構和章法而言,更加接近於《祭侄文稿》。

雲台二十八將印譜

該書成書年份不詳,共有一冊,為李鍾輯自刻印成此譜。

玉匣記通書

《玉匣記通書》為星占、咒、符等術數類書,清初木刻本。書中有日、月、五星、羅喉、計都九曜星官的咒文、占辭、符圖記圖像,並有以二十八宿配五行與二十八獸的專名,以及與東漢雲台二十八將相配的道家裝束圖象,並咒、符、占等術數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