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保姆(高學歷的保姆)

高端保姆是對僱主的家庭生活負責,包括飲食結構、安排旅遊、日常消費,甚至掌管僱主家庭的賬本,他們不僅僅是要有一紙大學文憑,而是他們能從宏觀上科學管理家庭。社會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使得人們的消費觀念、生活理念 都在發生變化。現代家庭生活中,人們對於家政服務的依賴日益增強,需求豐富,給市場帶來新的契機。

市場

一方面家政業對高學歷人才充滿着渴望,一方面投身其中的高學歷人才在不可遏制地流失。至少有五大阻力是“高端保姆”難以健康成長的“致命痼疾”:

一是待遇普遍不理想。記者對北京地區的調查結果表明,目前普通保姆的月薪在500元左右,當然也有月薪不到400元的保姆,而擁有高學歷或受過專業培訓的“高端保姆”大多數一般也不過1000元至1500元。“待遇低制約家政服務業發展。”北京家政服務協會常務副會長李大經告訴記者,這是導致北京家政服務員緊缺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是就業觀念還未真正解放。隨着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際交往的個性化、公開化,“家政”越來越成為不可缺少的部分。但是,儘管現在年輕或年富力強的待業者並不少,但要讀了十幾年書的大學生或在大城市出生長大和生活的人去別人家裡做保姆,在思想上仍然轉不過彎來。整個社會的認同感不強,導致家政人員自身對自己所從事的工作認同感自然也就不強。“轉變就業觀念首當其衝。”李大經副會長不止一次告訴記者,進一步吸引受專業培訓的北京下崗失業人員加入到家政服務的隊伍中來,才能從根本上緩解北京的“保姆荒”和提高北京家政服務業的檔次。

三是人格平等的雇傭關係尚未形成。據了解,在上海等經濟發達的南方大城市,高級家政服務員進入家庭是被當作解決問題的“顧問”對待,這樣主僕關係就會進入良性循環,不是單純的雇傭關係,大家處得像一家人一樣。但是,由於中國人的傳統思想和家政業規範的缺乏,人格平等的雇傭關係難以形成,一些僱主常常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現。據介紹,在北京,一些“高端保姆”之所以在一些很有身份和地位的家庭里干不下去,其中主要的原因正在於此。

四是沒有歸屬感、安全感。人們通常認為,保姆面對的不是具有法人資格的企業,而是自然人,因此,雇傭與解聘傾向於隨意,為保姆考慮社會福利如投社會保險者更是寥寥無幾,以至於無論是普通保姆還是“高端保姆”均難以感受到歸屬感、安全感,在狹小空間里時時感覺壓抑和情不自禁要考慮工作出路,甚至導致他們義無反顧地逃離。好在許多地方已經開始重視保姆歸屬感、安全感的培養和營造。

五是人才培養缺乏明確定位。優秀就是適合需要,僅有高學歷不一定就能成為“高端保姆”。有教育界人士認為,隨着第三產業的快速發展,家政業應該會有一個比較光明的前景。現階段家政學校該應該在人才培養、課程設置上有明確的目標和定位,應更多地考慮與社會實際需求相符。

評論

“大學生做保姆”的新聞,媒體有各種各樣的評論。

絕大多數的評論都忽略了這樣一種意見:有大學學歷就一定能當好高級保姆嗎?我們的社會對保姆,特別是高端保姆存在巨大需求,這個需求的保守估計也是數以百萬計的工作崗位。可是,如果以為一紙文憑就能佔領這個市場,那就大大低估了這個行業了。

國內缺的不是高學歷的保姆,而是高技能的保姆。雖然有些人不太看得上保姆這份工作,但事實上,保姆的工作十分專業,說句不誇張的話,好的保姆應該是複合型人才。在國外,許多保姆都受過專門的家政教育。1862年,美國政府正式通過立法並提供資金來鼓勵社會各級學校廣泛開設家政課程。菲佣之所以名揚天下,是因為菲律賓有一套自成體系的菲佣培訓制度,即使是大學生做菲佣,也要經過培訓才能“出口”。